冬烬

无可上升×3

 

  -1-

 

  王俊凯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假期。

  和那些一放假就到处跑着玩没影的小男孩不一样,他只是因为假期就有足够的理由整日缩在屋子里,哪儿也不去,耳根清净。

  不光是为了避开人群,更重要的是,不用见到那些自己不想见到的东西。

  那些不属于人世的东西。

  王俊凯与常人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睛,放在志怪小说里,约莫是叫阴阳眼,能够看得见常人碰不到也摸不着的妖魔鬼怪。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世上凡是奇特之人,总归是孤独的。

  无论是被孤立,还是心上没有归属和认同感,都将带来萦绕一生的孤独。

  他十二岁时不得已回到偏远的老家求学,也是被先前的流言蜚语逼到无奈。

  自从来到这里,王俊凯就选择了沉默。

  有些事,只要不说,就不会被人发现。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将会习惯在看到奇怪的事物时保持目不斜视,像个普通的少年一样,融入到人群中去,装成自己没有异常的模样,渐渐结交几个不错的朋友,正常地读书学习,长大后工作结婚生子,像寻常人般度过一生。

  可生来不同的人,注定要有不同的生活。

  王俊凯为自己假设好的人生路,在遇到易烊千玺以后土崩瓦解,化成一抔土被风吹远抹去,了无痕迹。

  如同早春消泯的白雪。

  遇见易烊千玺,是在十二岁的冬天,那年的王俊凯刚刚被父母从温暖如春的南方送到了已然黄叶落尽的极北之地。

  那年西伯利亚的寒气过剩,才十月底,坐落在北地的小县城便迎来了这一冬的第一场雪。

  和同学告别,王俊凯沿着小路往爷爷家的院落走去。

  路边是低矮的草丛,散布着落下的残枝败叶,王俊凯漫不经心地扫视过周边一切,抬脚间避开了道路中央蹦来跳去只有人拇指大小的精怪。

  自从无意间发现自己不光能看见它们,还能碰触以后,王俊凯都会刻意避开与其接触的机会。

  走着走着,寒风突然鼓了起来,卷带着最后一丝秋意远远遁去。

  王俊凯感到脖颈间有些许湿寒之意,像是有一滴水落在了上面。

  没等他伸手抹去那滴水,眼前就飘过了一片雪白。

  王俊凯怔在了原地。

  这是……雪?

  崇山将北来的冬风遮挡,保护着南方的土地不受严寒,也挡住了随着温度降低而出现的自然美景。

  王俊凯长到十二岁,第一次见到了只看过图片的雪。

  原来雪真的是凉的。

  王俊凯接住从空中打着转飘落的雪花,雪花遇热转瞬即融,化作一滴冰水静静躺在掌心。

  说到底是个十二岁的孩子,看到平生初见的场景,眼里的惊叹和好奇无论如何也挡不住。

  王俊凯站在这条半天无人经过的小路上,静静看着越来越多的雪从眼前落下,地面积起薄薄的一层白洁。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由雪塑造成的人。

  “是新来的小孩子吗?以前没见过。”那人往王俊凯的方向走来,遮盖住他的雪花悄然褪去,化成约莫二十岁男人的模样。

  “好像是王老家的孩子,这模样倒是挺像。”那人站在王俊凯面前,因为没想到王俊凯能看见,便伸出手指来想要戳他的脸,“怎么绷着张脸,比这风都冷。”

  原本已经被北风吹到冻僵的脸碰到了更冷的指尖。

  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这是王俊凯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传说中的雪之灵。

 

 

-2-

 

  雪是洁与净,在冬日至寒的日子里,由北风席卷,到天地皆披寒衣,方使这凡浊翻涌宁静下来,掩埋所有黑色。

  生活在北地的小县城,一场雪落就意味着绵长的冬日来临,学校也会因此早早放假。

  从一个月前就密切关注天气预报的王俊凯频频扭头往窗外看,可谓是望穿秋水,只等那一场雪降。

  皇天不负苦心人,这日清晨起气温骤降,天上阴云密布,寒风平地而起,正是一场大雪的前兆。

  从起床开始就走神的王俊凯被忍无可忍的老师一记粉笔杀唤回神来:“王俊凯,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多亏前桌讲义气,把课本立起来用笔指着答案,王俊凯面不改色,毫无惊慌之意将答案念出,在老师不情愿的声音中坐下,继续望着窗外神游。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易烊千玺。

  一年前的初雪,王俊凯遇到了身为雪之灵的易烊千玺,他没来由地对其充满好感,而不是往日里的厌恶。

  漫长的冬日里,初来乍到的王俊凯收获了第一个朋友,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同龄人,甚至连人都不是,但也是朋友。

  说来好笑,王俊凯从路边精怪口中听闻这雪之灵大人总是寒霜满面,不苟言笑,当真是和那冰雪一样冷酷。

  想到那人第一面就好奇宝宝一样戳自己脸,发现能碰到而大惊失色的模样,王俊凯完全压不住自己的笑意。

  道听途说实在是要不得。

  王俊凯能感受到易烊千玺身上的善意,所以那时没有避开。没成想这一戳,两个人阴差阳错成了朋友。

  他在易烊千玺面前,和同年纪的男孩子几乎没有什么两样,能放肆地笑、闹,而不是压抑着自己,只能沉默不语。

  “他们为什么叫你雪之灵?”

  “字面意思,冰雪的神灵。不过听橸说,我百年之前是为人类,初雪生初雪亡。上一任雪之灵意外殒命,天道让我继任,虽然我以前也是人,但是我不记得生前的事情,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橸?那是谁?”

  “是这一带的山神大人,她可是天地灵韵催生的神明,我只是个半吊子。”

  “她长得比你还好看吗?”

  “橸的长相当然是极美,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觉得一定是你更好看。”

  “啊?”

  王俊凯记得易烊千玺错愕不解的表情,却没有多做解释。

  他是真的觉得易烊千玺长得很好看,也听不得易烊千玺贬低自己。

  第一次见到雪,王俊凯惊叹世间原来有这么美的景色。正如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王俊凯平生头一回知道何为惊艳。

  穿越风雪走来的神明,眼角眉梢还沾着雪白,冰雕雪塑的容颜染上笑意,是冬日苍茫中最耀眼的存在。

  王俊凯不仅能看见世外之物,更能看到他们周身的气息,进而判断他们的灵魂颜色。

  他看到易烊千玺周身和飞雪融为一身的白气,如同看到了那通透纯净的灵魂。

  王俊凯相信,易烊千玺不会伤害自己。

  这也是原本谨慎防备的王俊凯迅速撤下心防的原因,一个不会伤害自己,对自己有善意的异类。

  成为朋友,除了易烊千玺的努力之外,还有王俊凯的主动靠近。

  一个冬天,王俊凯随着易烊千玺的脚步在山林间游玩,过得惬意自在,以至于春回大地,易烊千玺前来告别时,王俊凯忍不住拉住易烊千玺的手,不想放他离开。

  这边王俊凯眼神空茫,思绪乱飞,那边窗外,一片雪白从天而降。

  第一场雪在期盼之中按时到场。

 

 

-3-

 

  “人类,都是这样温暖的吗?”易烊千玺摸着王俊凯尚存婴儿肥的脸颊,发出阵阵惊叹。

  两个人之间距离太近,王俊凯毫不犹豫地伸手捏住易烊千玺的脸:“我还想问你们这些神灵都这么冷的吗?”

  岂止是冷,简直好比抱着千年冰块,直寒到骨子里去。可王俊凯面不改色,保持着揉脸的动作。

  除了很小的时候和父母这般亲近过,王俊凯再也没有过肌肤相亲的体验。可能是想到自己能碰到怪异之物的皮肤,总觉得碰到别人的皮肤很是恶心,久而久之竟是极为抗拒别人的接触。

  但面前这人不是别人,是易烊千玺。王俊凯黏着他还来不及,怎会舍得抗拒。

  “我生为人类的时候,也是暖的吧。”易烊千玺松开手,顺势拍掉王俊凯揉来揉去的爪子。

  王俊凯不着痕迹地把手伸进口袋里,试图让冻僵的双手回温。王俊凯相信,只要自己将这事告诉易烊千玺,以后一定得不到接近他的机会。毕竟这位神灵大人冰雪之身裹挟的,是一颗温暖和煦的心。

  “是不是只有每年冬天下雪以后我才能看到你?”王俊凯心里早有答案,却还是不死心地问出口。

  还在懊丧自己不是人类的易烊千玺敛去脸上神情,眼帘低垂:“啊,是的。”

  王俊凯眯起双眼,看着眼前同样伤神的易烊千玺,最终没能控制住自己心中冲动的欲望,扑上前去抱住了易烊千玺。

  可惜十三岁还没怎么发育的王俊凯作为豆丁一个,只能是埋胸的份。

  易烊千玺揉乱了怀里王俊凯的头发,提议道:“要不要去河上玩?听那边的水灵说来了一条即将化龙的锦鲤,去摸摸看说不定会有好运。”

  “好。”

  悲伤不过三秒的两人转头肩并着肩往远郊的河流走去。

  男孩子心里都有着野性,恨不得到处冲撞,跟野牛犊似的。王俊凯还小的时候,很是羡慕身边的小孩能够三五成群,嬉笑打闹。

  他以前做不到的事情,如今终于实现。

  “这锦鲤好漂亮。”王俊凯蹲在冰面上,透过凿开的洞往下瞅,看见一尾金黄游过,像是冰天雪地里初升的太阳光线,耀眼明媚。

  易烊千玺坐在一旁,手里把玩着捏好的雪球:“只差百岁就能化龙的锦鲤,这千百年都是靠天地灵气生存,自然是好看。”

  “这么多年修炼成的不是妖吗?或者鲤鱼精之类的。”

  “不尽然,天命如此。神灵、精怪再到妖魔,天壤之别,全看各自造化。”

  “那你的命看来是好极了。”王俊凯不再看游过的锦鲤,侧首凝视玩雪球也能玩的不亦乐乎的易烊千玺,“不然怎么会从人升格为神?”

  易烊千玺摆手:“我这不叫神,是一种物灵,没什么实质性的能力,最多就是寿命长些,和常人没太多差别。”

  你如果真的是人就好了。

  王俊凯把话憋在肚子里,抢过雪球,忽的一下把它糊到易烊千玺的脸上:“我们来打雪仗吧。”说话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笑弯了双眼。

  易烊千玺抹下脸上的雪渣,腾地跳起,追向王俊凯:“你给我站住!”

  回应他的是飞过来的雪球。

  这天傍晚王俊凯回家的时候,不出意外地被爷爷教训一通,原因是被雪水浸湿了的衣服,之后又被按着去喝了一大碗姜汤。

  钻进暖和被窝里,让温暖裹住自己的王俊凯伸手捋自己还湿着的刘海,问正在房间里晃来晃去的易烊千玺:“那鲤鱼怪会报复吗?”

  “它没那么小气量。”

  之前用雪球砸中在水里冒了个头的锦鲤而被鱼尾溅起的水花湿个透的王俊凯对易烊千玺的回答持保留意见。

 

 

-4-

 

  隆冬里最喜庆的事情莫过于春节,可谓是人间最祥瑞的日子。

  担心爷爷天一冷就犯旧病的腿,王俊凯决定自己去往县城里面去买年货。

  当然,说是自己,不过是别人看来形影单只,真实情况是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别人看不见的易烊千玺。

  老人家图清静,建的院落是在这小县城最偏远的角落里,贴着郊外山林,幽静是一回事,方便是另一回事。

  这些天未曾断过的大雪使得街上车辆稀少了许多,毕竟那掩在雪下的一层冰实在是滑,一不留神就是个人仰马翻。

  “等会儿我不跟你说话,你也别跟我说话。”眼见着就要进了繁华的街道,易烊千玺提醒刚才一直说个不停的王俊凯。

  王俊凯咽下刚要出口的话语,默不吭声地点头。

  原本因为同易烊千玺外出买年货的欣喜心情被浇上了一瓢冷水,瞬间偃旗息鼓,灯尽油灭。

  王俊凯转过头去正视前方,眼角余光却一直跟随着左瞧瞧右看看的易烊千玺。

  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

  又或者我为什么不能也是一只精怪。

  王俊凯琢磨着这些无解的问题,给自己徒增些烦恼。

  进到超市里,人潮拥挤,县城不大,人倒是挺多,赶上买年货的时间,堪比上一场春运。

  王俊凯目测完自己和抢肉的大妈身形之差,淡定地转战果蔬区。

  易烊千玺很少进到人多的地方,以他的性子,素来是远离人群,安静地自娱自乐,这番进来,见到什么东西都感到稀奇,东边摸摸苹果,西边拍拍冬瓜,玩得不亦乐乎。

  家里还屯着一仓库秋天里收的瓜果蔬菜,吃上一个冬天全然不成问题,王俊凯进果蔬区纯粹是想捡一些北地不常见的买回去给爷爷尝尝鲜。

  捡了些热带作物扔到推车里,王俊凯发现身边一直飘着的白色身影不知所踪,立马四下张望,结果一回头就看到易烊千玺正一脸激动地指着某个浑身长满刺同时还散发着奇特味道的水果。

  王俊凯果断地转回头来。

  他刚要迈步接着往前走,搭在推车上的右手感到一阵冰凉。

  低头一瞅,原来是易烊千玺把手搭在了上面。

  王俊凯瞪他一眼:把手拿开。

  易烊千玺气鼓鼓地瞪回去:不拿!除非买榴莲!

  王俊凯接着瞪:不买!拿开!

  易烊千玺不瞪了,他直接绕到推车前面,猛地使力,把推车往回推。

  被迫倒退着走的王俊凯生无可恋地迎上榴莲堆带来的“芳香”。

  神灵还要吃东西吗?王俊凯此时不能问出口,只能先把易烊千玺先前指的那个榴莲扔到推车的最角落里,中间拿袋子隔开,免得水果串味。

  易烊千玺这下终于满意,安心地松开手。

  被逼妥协的王俊凯只能推着榴莲继续购物,成功得到摩西分海的效果。

  在顺利挤入冰柜前拿到要买的猪牛羊肉之时,王俊凯心下莫名地看了眼在推车角落里耀武扬威的榴莲。

  易烊千玺得了甜头,接下来看到着实喜欢的东西都会主动看向王俊凯,眼睛里写着“我想要那个,给我买好不好”。

  到底谁才是小孩子啊。实际年龄十三岁的小小少年王俊凯在易烊千玺期盼的目光中拿起做工精美的中国结。

  面上是无奈的表情,王俊凯心里却是有些欢愉的。

  能够开口向我要东西,是不是说明在你心里,对我十分地信任和喜爱呢?

  一定是的。

  回头转向果蔬区的时候,乐呵的王俊凯又加了一个榴莲在推车里。

 

 

-5-

 

  一年四季,对王俊凯来说,只有冬季是值得期盼的。

  至于众人向往的春暖花开,王俊凯极其抗拒。

  那是一场噩梦。

  认识易烊千玺的第三个冬天,王俊凯心中的不舍越卷越浓,恨不得身处南北双极,一年里只有无尽的冰雪,从而留他永远在身边。

  眼见着春风徐吹,吹化了铺在地面上最后一层薄薄的冰雪。

  王俊凯灵机一动,翻出冰箱冷冻层的冰盒,到院子里堆起的雪堆里填满,再塞回冰箱里,想把这雪彻底冻住。

  前来告别的易烊千玺冲他摇头,王俊凯视而不见,抱住易烊千玺的腰身,埋在胸口闷闷不乐地说:“你要留下来陪我。”

  易烊千玺没有再说话,却也没有离开。

  王俊凯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床边站着易烊千玺,或者说有些透明的易烊千玺。

  “为什么?”王俊凯不安地抓住易烊千玺的胳膊,生怕下一秒这人会迅速消失在空气之中。

  “这一方天地今年岁的雪已尽,即使强行冷冻留存,没有灵气韵养,雪能留下,我却不能。”

  王俊凯仍是没有松开紧攥的手:“没有灵气对你有影响吗?”

  没有回答。

  王俊凯明白这就是答案。

  他松开手,跳下床去,一路疾跑到冰箱前,把冰盒抽出来,将那一盒冷冻的冰雪倒在院子里。

  易烊千玺跟在他的身后,给他披上外套:“院子里面冷,回屋去吧。”

  “恩。”

  屋外阳光已经透过云层洒向大地,虽还不够温暖,但足以在一天的照射中将一捧雪消融殆尽。

  自从知道易烊千玺也能吃些人间吃食以后,即使王俊凯自己对榴莲没有多大好感,还是会在家里存上一两个等他来吃。

  下午两人商量着要看部电影,王俊凯去厨房拿榴莲,想到已经透明到上半身的易烊千玺,他加快了脚步。

  结果推开房门的刹那,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残存的肢体迅速变得透明,甚至连一声再见都没来得及留下就彻底失去身形。

  手里捧的榴莲肉掉到地上,王俊凯跑到院子里,只见倒下积雪的地方正冒着热气,一旁捧着茶壶的爷爷疑惑地问:“咋跑这么急?”

  王俊凯摇头。

  庭院角落里已然冒出新绿一抹,他却没有闲情去看,只觉身心还在漫长的冬日里,被凛冽的寒风吹得支零破碎。

  后来王俊凯做了大半年的噩梦。

  甚至到他再次于漫天雪白中拥抱易烊千玺以后的冬天,还会不时重温梦魇。

  王俊凯平生头一回感激起自己拥有的能力。

  让他能意识到,原来他也可以这么在乎一个人,在乎到怕失去对方自己会疯掉。

  “小凯,你看我找出了什么?”

  王俊凯从自己的思绪里回神,看向易烊千玺手里拿的东西:“风筝?你从哪里找到的?”

  “你的柜子里啊。”

  “可能是爷爷放进去的吧。”王俊凯接过那垂着长长尾巴的蝴蝶风筝,仔细看过后确定自己之前没有见到过这风筝。

  易烊千玺坐在他对面,将散开的风筝线一圈圈缠好:“真希望我们能一起放风筝。”

  然而在窗外大雪飞舞的时节,这句话简直痴人说梦。易烊千玺显然明白这个道理,话说完,笑意便勉强起来。

  “雪将化的那些天里,找个微风的日子,应该能放。”王俊凯拉住易烊千玺搭在风筝线上的手。

  “或许。”

  冬雪方降临半月,王俊凯却已经开始等待来年冬日的尽头。

  不想分离的念头同相陪那人放风筝的期盼纠缠在心头,自相矛盾。

  算了,千玺开心就好。

 

 

-6-

 

  这年的初雪姗姗来迟,到了快要十一月下旬的时候才有了下雪的迹象。

  王俊凯心里急,几乎隔一会儿就往外面瞅,指望着赶紧飘下雪片来,哪怕一片也成。

  和易烊千玺待在一起的时间看似长,实则过得飞快,而没有易烊千玺的日子里,王俊凯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难熬。

  要不然以后住到北极圈内的地方算了。王俊凯胡思乱想着。

  前两年他就有着这方面的模糊想法,今年等到心烦之际,终于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带着千玺到只有雪的地方去。

  一边想着,王俊凯一边翻开了世界地图。

  挪威、瑞典、荷兰、丹麦、冰岛、俄罗斯、美国、加拿大,王俊凯默默记下这八个进入北极圈的国家。

  以后要住就要住到这些地方去。

  合上地理书,王俊凯开始认真思考说服父母将自己送去国外的可能性。

  等到初雪那天,王俊凯在看到天空飘下第一片雪花的时候便拿出一直放在窗口盒子里的千纸鹤,打开窗放飞出去。

  这是易烊千玺给他留下的通信纸鹤,一旦有特殊情况便放飞一只,易烊千玺将会在第一时间赶来。

  至今为止五年间,王俊凯用的次数不多,上次大概是被一窝蛤蟆怪跑到房间里叫唤了两晚上,吵到王俊凯忍无可忍,直接放大招叫易烊千玺。

  之后那窝蛤蟆一见到王俊凯就跳远远的。

  千纸鹤消失在空中,几息内易烊千玺便出现在王俊凯的窗前,裹带着天地间的风雪:“怎么……”这般急。

  后面的话被易烊千玺咽了回去,只来得及拍抚着将自己紧紧抱住的王俊凯的后背。

  “我好想你。”王俊凯埋头在易烊千玺的颈窝里,不争气地红了眼眶。

  很想很想,想到已经不知用何来形容的那种想。

  这就是王俊凯能说出的全部。

  他想:糟糕,我可能真的离不开这个人了。

  王俊凯穿着单薄的睡衣,趴在窗口边上,任凭寒风吹进领口,哪怕抱着的人通体同样冰冷,他依然感到温暖。

  最后被回神的易烊千玺气呼呼地塞进被窝里,啪的一声关上窗。

  王俊凯卷着被子,不死心地凑到坐在床沿的易烊千玺身边,和他靠在一起:“千玺。”

  “恩?”

  “今天是你生日。”

  “咦,今年的初雪又是十一月二十八日吗?”易烊千玺的关注重点直接跑偏。

  王俊凯点头:“对啊,来的真晚。不管怎样,能赶上你生日就好。”说完王俊凯跳下床,从柜子里翻出一个礼品盒来,送到易烊千玺面前:“给你的。”

  自从第一年知道了易烊千玺生日以后,王俊凯每一年同他一起过生日。

  易烊千玺也不矫情,打开盒子,只见里面躺着大大小小一大堆……黏土?

  “我闲着没事捏的,可能有点丑,不过不准拒绝。”王俊凯拿起里面一只头重脚轻的皮卡丘,“还挺可爱的。”

  易烊千玺挨个拿出来摆弄一番:“恩,挺可爱的,又丑又萌。”

  “等明天我们去外面空地堆雪人,照着黏土的样子堆。”王俊凯现如今最喜欢的活动就是冬天里的一切活动,例如堆雪人。

  “好啊,我再堆一个你出来。”

  “要堆就把咱们两个堆在一起嘛。”

  第二天收到两人靠在一起堆雪人的冰雕作为迟到的生日礼物时,王俊凯脸上挂的笑半天都没消下去,果断将其放到了冰柜里单独一格珍藏。

 

 

-7-

 

  从王俊凯来到小县城开始,眨眼间就是六年过去,当初十二岁的小土豆成长为了十八岁的英俊青年。

  自从长开了以后,王俊凯收到的情书和告白就呈几何倍数增长,羡慕坏了周围一圈男生。

  唯一能让男生们忍住不暴揍王俊凯这个受欢迎的家伙的原因,那就是王俊凯拒绝了所有的表白,包括校花。

  不是王俊凯无情,是他一往情深都给了那个一年有大半时间不在他身边的人。

  “千玺,我总觉得最近有些奇怪。”王俊凯趴在床上,从易烊千玺手上抢过还没进嘴的葡萄。

  “怎么了?”易烊千玺也不恼,又拿起一颗往嘴里塞。

  “感觉这附近的东西变少了,比如以前树边下那个似鸟,我已经有些天没看到它了。你之前不是说它在等人吗,看来是等到了。”王俊凯指向窗外。

  易烊千玺顺着看过去,只见枝桠被白雪覆盖的树下,一个鸟面人身的妖怪站在那里。

  他含在嘴里的葡萄没等咬就顺着喉咙滑了下去,好一阵咳嗽。

  “你吃慢点,好好一个神灵,竟然被葡萄呛着了,未免太搞笑了。”王俊凯拍着易烊千玺的后背帮他顺气。

  “恩。”易烊千玺心不在焉地回答,等着咳嗽稍停,便对王俊凯说:“跟我去找橸一趟。”

  “找那家伙干吗?”提起橸,王俊凯的脸瞬间拉长变黑。

  那个所谓的山神大人他先前见过几次,第一次见面两人就看对方不顺眼,彼此爱理不理。橸对王俊凯一直赖在易烊千玺身边十分不满,王俊凯对于橸和易烊千玺相识多年关系密切更为嫉妒。要不是还有个千玺在中间调和,这两人恐怕说不了几句话就能拳脚相向。

  “有急事,走吧。”

  既是山神,一般活动范围都是在郊外的荒山之中。

  一路踩着棉絮般的新雪进到山里,刚走到长有十米多高的松树底下,一个穿着一身翠绿的小女孩便出现在两人面前:“千玺千玺!”

  “橸,我有些话想要问你。”

  “好啊,不过这家伙不准听!”橸瞥向站在后面的王俊凯,刚才还言笑晏晏的模样瞬间变成不屑和敌视。

  “说的好像谁稀罕一样。”王俊凯不想易烊千玺难堪,便不和橸一般见识,转过头去自个儿玩起雪来。

  对话持续了很久,期间王俊凯无聊到找来两块木板绑在腿上,当成简陋的滑雪板玩。

  等到易烊千玺往他这边走来时,王俊凯看向橸,却没有在那个蛮横的山神脸上看到朝他而来的怒气。

  橸的表情很是微妙,要让王俊凯找个准确的形容的话,大概是同情和幸灾乐祸?

  怎么可能呢。甩甩脑袋将这不靠谱的想法忘掉,王俊凯拉上易烊千玺快步离开:“走走走,我们去林子里看松鼠。”

  没有拉动。

  王俊凯疑惑地转头,只见易烊千玺神情严肃,眉宇间竟是有些愁绪的意味。

  “怎么了?那蠢蛋惹你不高兴了?”

  易烊千玺摇头,看着眼前已经比自己还要高的青年如画的眉眼,压下忧虑的叹息之声,嘱咐道:“我知道你不太喜欢橸,但不是冬天的时候,有什么意外一定要找她帮忙。”说着握住王俊凯的手,将一枝松针塞到他手里。

  虽然很讨厌橸,但王俊凯不会拒绝易烊千玺的好意,只好将松针收了起来。

  “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什么事的。”王俊凯心里有数,凡是妖魔鬼怪多的地方,远远看见了他都会绕道走,这么多年了还真没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当成粮食吃掉。

  “恩。”易烊千玺点头,如同自我安慰一般地低声说话,“不会有事的。”

 

 

-8-

 

  接下来一整个冬天,王俊凯都觉得易烊千玺有些怪怪的,时不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问他他也只会摇头说没事。

  心里想着开春再和父母商量出国一事的王俊凯出于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将易烊千玺的这点怪异归咎于自己高考后会离开小县城去往别的地方读书的担忧。

  “千玺,以后我们去加拿大住吧,或者你喜欢其它国家也行,挪威?还是瑞典?或者你喜欢丹麦?”眼见着冬雪将尽,王俊凯闷不住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易烊千玺闻言一怔:“小凯,我之前没告诉过你吗?”

  “什么?”

  “我不能离开以山为中心直径一百里的地方。”

  “什么?!”这下懵住的人换成了王俊凯,他左思右想,万万没想到最后会败在这一点上,“你之前怎么不说?”

  “你没问过我,我们也没一起去过那么远的地方,所以我就没说啊。”

  王俊凯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因为爷爷身体不太好,王俊凯冬假再长也不会出门旅游,留下来照顾爷爷,甚至春节都是让爸妈过来而不是自己回南方。

  “那……”王俊凯一时之间陷入迷茫,他之前把一切都策划好了,如今全盘打乱,一时失了主意。

  “没事的小凯,你每年冬天来看爷爷的时候我都会在。”

  “不行!我要整个冬天都跟你在一起,最好一辈子都在一起!”

  一室沉默。

  王俊凯低着头,躬起身子,像是被热水烫过的虾子。

  他心底是怕的,只敢让背脊骨一节一节地直起来,如同个僵硬的机器人,半天才直起身来偷瞄那人一眼。

  结果王俊凯就傻眼了,眼前空空荡荡,哪还有易烊千玺的身影?

  跑吧跑吧,只要你没直接开口说什么人鬼殊途,其它借口都是虚的。

  王俊凯乐呵呵地在床上滚了一圈,拿起一只千纸鹤狠狠亲了一口。

  之后易烊千玺再来,关于之前的事王俊凯一个字都没提,但两人之间的气氛着实变了。

  没等王俊凯有什么突破性的举动,冬天又过去了。

  决定考省内大学并且以后想方设法回来工作的王俊凯找好目标为之奋斗起来。

  学习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眼瞅着王俊凯已经过了黑色六月,迎着九月的金秋踏进大学的校园。

  到了学校里,王俊凯发现很不对头。

  先前在家里,周边常见的那些精怪都没了踪影不说,现在到了这里,阳气如此重的校园竟然没能吸引到半只妖怪,甚至连地灵都没看到,简直是诡异到极点。

  难不成,我看不见了?

  这念头乍蹦到王俊凯脑海里,就种下了怀疑的种子。

  他面上还镇定,心下却惊慌。

  万一,万一我真的看不见了,那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千玺?

  灌入口鼻的空气都如同灌铅一样,压迫到窒息。

  王俊凯已经等不了冬天的到来,第一个周末就跳上车跑回爷爷家,将易烊千玺先前塞给他的松枝折断。

  然而橸并没有来。

  一只百灵飞进窗来,丢下一纸信笺——我没话跟你说,自己问他。

  王俊凯沉下脸,收起信笺回到学校。

  好,那我就等冬天,等第一场雪降,我就回家去问他。

  王俊凯在煎熬中等到了十一月,等来了这一年的初雪,他去到导员的办公室,拿着假条回家。

  他回来的匆忙,除了钱包钥匙什么都没带,像个傻瓜一样顶着满头雪白赶到家门前。

  王俊凯看到一席白衣的易烊千玺正站在院落里,静静地望向自己卧室的窗口。

  他心里堆积的疑团,滚落无踪。

 

 

-9-

 

  对王俊凯而言,看不看得见其它怪力乱神的东西都无所谓,只要能看到易烊千玺就够了。

  “千玺。”王俊凯将人搂到自己怀里,熟悉的冰冷体温让他禁不住感叹,“我还以为我会看不到你。”

  “不会的。”

  “恩,不会。”

  王俊凯干脆回学校申请了免修,只等最后考试的时间回来几天。过程手续虽然麻烦了些,但真的办下来以后王俊凯觉得怎样都值了。

  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陪易烊千玺,而不是在学校里看着雪发呆,思念到发狂。

  “真想快点毕业,这样我就能回来工作。”

  “你爸妈同意吗?”

  “他们从小就不怎么管我,怎么可能左右我的决定。”王俊凯哼声,“回来正好还能照顾爷爷,名正言顺。”

  已经筹划着提前修学分毕业的王俊凯在想方设法保住自己和易烊千玺之间短暂的相处时间。

  易烊千玺笑笑,只是那笑有些说不明的涩意。

  习惯了两人疯玩一个冬天的王俊凯耐不住在房间里坐板凳看书,提议道:“我们出去玩吧。”

  易烊千玺正准备翻页的手停住:“……不出去不行吗?”

  “房间里能有什么好玩的,不如出去滑雪玩。走吧,千玺。”王俊凯站起身来,伸手要拿过搭在床上的外套。

  谁知手刚伸一半就被易烊千玺拉住。

  “怎么了?”王俊凯不解。

  “我想重新看去年看过的那几部电影,一起看好不好?”易烊千玺笑意浅淡,怎么看怎么别扭。

  “好吧,你说了算。”王俊凯往前一步,轻吻落在易烊千玺脸颊的浅浅梨涡上。

  要只是这么一回被易烊千玺截下的话,王俊凯还不会觉得奇怪,可之后连着一个周两人都没出家门一趟,还都是被易烊千玺用千奇百怪的理由拦住的,这就不太对头了。

  “千玺,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一直不愿意出去?”又一次被易烊千玺拽住胳膊提出想吃自己做的小面的王俊凯皱起眉头。

  “没什么事啊。”

  “那我们现在先出去玩一会儿,等回来我再给你做小面。”王俊凯扫视着易烊千玺脸上每一处细微的表情,果不其然,在他说完这话以后,易烊千玺的眼底染上焦灼。

  “别,我现在就想吃。”

  王俊凯微眯双眼,以退为进:“行,那我现在做,吃完以后无论如何都得出去。”

  易烊千玺咬着下嘴唇,不安地点头。

  一碗小面被用极慢的速度吃下去,拖到最后王俊凯干脆穿好衣服站在房门口好整以暇地看着易烊千玺,大有你不走我也要拖着你走的架势。

  易烊千玺喝下最后一口味同嚼蜡的面汤,心下叹息,无奈地起身:“走吧。”

  正是傍晚时分,爷爷出去找老友搓麻要晚些时候才回来,院子在郊外,冬天这时候周围鲜少有人。

  “你要去哪?”眼见着王俊凯抬腿往县城里面走,易烊千玺不由得拔高声音。

  “去商店买点东西。这时间不适合往偏的地方去,不安全。”

  “没事,有我啊。”

  王俊凯奇怪地看了易烊千玺一眼,慢吞吞地说:“可我只想去商店。”

  “那我先……”

  易烊千玺之后的话被王俊凯牢牢抓着手的动作打断:“你哪也不准去。”

  易烊千玺再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在沉默中从小路走进了繁华些的街道上,刚进去一家商店,王俊凯便撞上了高中的数学老师。

  “王俊凯?你学校这么早就放假了?”老师主动招手打招呼,却在看到王俊凯身后时惊讶道:“这是你朋友吗?以前没见过啊。”

  果然。

  

 

-10-

 

  “说吧。”王俊凯拉着易烊千玺转到一条小巷的巷口,手没松开,死死拽着他,冷着脸问。

  易烊千玺没有躲闪王俊凯的眼神,他看着王俊凯,眉头微蹙:“你真的想知道吗?”

  “我以为我们之间足够坦诚。”

  “好吧,既然你坚持。”易烊千玺已是不知第几次叹息,“正如你所想的那样,你已经看不到非人的东西了。”

  “阴阳眼为什么会消失?”

  “消失的不是阴阳眼,是你体内的灵气。你不是传统意义上拥有灵力的人,而只是恰好体内蕴着灵气,但凡体并不能将其永久储存,所以灵气散尽后,你自然也就看不见了。”

  “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没有必要不是吗?你看,现在你不还是一样能看到我。”

  “不一样。”王俊凯的神色越发冷了,“现在所有人都能看见你,我可不信没有多少能力的你化为实体不需要付出代价。”

  易烊千玺头一回避开了王俊凯的视线。

  “你以前对我说,你没有多少灵力,空有雪之灵的身份,总不会是骗我的吧?”

  易烊千玺仍是不回答。

  “好,你不说没关系,我可以去问橸,我就不信她不说!”王俊凯气极,甩手就要往回跑。

  “别!”易烊千玺忙拽住王俊凯,“你别去问她,一点小事能让她说的天都塌了。”

  “小事?关于你的事能叫小事?”

  易烊千玺举手投降,知道瞒不过便干脆招了:“真的不是什么大事,最多就是减些寿命,反正我命长得很……”

  傻瓜。

  王俊凯在心里骂,嘴上却没舍得骂出来。

  他将易烊千玺拥入怀中,低声念叨:“你当我蠢吗?就算你是雪之灵,寿命也是有限的,还是你自己同我说的,什么天道不允许永生的存在,怎么到了你自己这就犯糊涂呢?”

  易烊千玺回抱着他:“短命也好啊,人类的寿命那么短,要是有一天你先去了,我自己活着多没意思。”

  “那也不准你伤害自己,万一不小心透支多了,你比我的寿命还短怎么办?”

  “不会的,我会注意。”

  万家灯火,小巷里是黑夜的影子,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任凭飞旋的雪花落在眼角发梢。

  即使得到了易烊千玺的许诺,王俊凯还是强行要求他不准轻易变成实体,宁愿忍着不能触碰他的欲望,交流全靠写字。

  尤其是在被橸冷嘲热讽一通以后,王俊凯只要看到易烊千玺化为实体就立马翻脸。

  “橸跟我说了,你化为实体靠近阳气重的人类,只会损伤身为雪之灵的根本,让冬天变得更短,最后你直接消失殆尽,所以别想骗我!”王俊凯撂下话,摔门走了出去。

  气归气,但看到挂在门上的白板写着“下次不会了”的字样之时,王俊凯还是会心里揪疼。

  小的时候,每当被人排挤叫做怪物时,王俊凯都会恨自己这异于常人的眼睛,恨到甚至产生过挖出眼球的疯狂想法。

  可在遇到易烊千玺后,王俊凯又感激上天,让他能有这样一双眼,从而看到自己珍爱之人。

  然而现在,没有什么比得到后又失去更为痛心的事情。

  不过起码他还在我身边不是吗?别要求太多,一个人哪能有那么多福气呢王俊凯?

  王俊凯抚着白板上的字,心里宽慰自己。

  只是空落落的感觉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

  但王俊凯知道,他必须习惯。

  这大概就是天道给写的命。

 

 

-11-

 

  其实要让王俊凯来讲述他和易烊千玺的故事的话,到这一段就差不多该结束了,可是一个故事总要有正式的结局。

  就像是两个人的相遇,因为有了开始,就有了因,所以必须有果。

  每年易烊千玺都会化为实体三两日陪同王俊凯一起,更多的时候他们已经习惯了写字交谈的生活。

  王俊凯提前修完学位以后就回到了这里的小县城,成了一名高中老师。

  生活从最初的迥异于常人回归平淡,波澜不惊。

  只是生活终归是变了,王俊凯的人生中已经多了个易烊千玺,从此命运注定改变。

  一晃就是五十多年,当年青春洋溢的小伙子已是垂暮老矣的白发人。

  这几年来,易烊千玺每年化成实体的时间越来越长,爱人行将朽木,他留着那漫长的生命又有何用?

  “千玺,要不要吃个枣?冬枣很甜的。”王俊凯将一枚果肉饱满的枣子递到易烊千玺嘴边。

  易烊千玺张口吃掉。为了不让王俊凯难过,他向橸讨要了化形的法术诀窍,也化成了老头子的外表,结果当年一现形,王俊凯就扼腕痛惜:“你说你要还是那少年的模样,我这老牛吃嫩草得多有成就感啊。”

  王俊凯说这话的下场就是被易烊千玺赏了个爆栗。

  “你说我死了以后会不会也成个神一类的?”王俊凯拿按摩锤捶着自己无力的双腿,他年轻时当老师坐久了伤着腰,之后没注意,这一到老了便腰痛到站不起来,双腿也跟着没力气。

  “就你这样的,当个孤魂野鬼,或者什么螃蟹怪啥的还差不多。”

  “话不能这么说,你看我整天跟你一块,不得沾满了灵气?那不就是做神的好苗子嘛。”

  “那是我的灵气,又不是你的。”

  “你的就是我的,一家人别说两家话。”

  “王俊凯你为老不尊。”

  “彼此彼此。”

  如果说小时候的王俊凯因为沉默寡言而显得老成,那他现在就是一个标准的老顽童,春秋里还好些,最多自言自语的时候多些,等到冬日里头,插科打诨的话一套接着一套,一天比一天能说。

  越老越活回去的王俊凯这天翻出自己年轻时放东西的箱子,结果从里头找出了一个蝴蝶风筝。

  “千玺,你看我找到了什么。”王俊凯像是献宝一样拿着风筝给易烊千玺看。

  “风筝?这不以前那个吗?”易烊千玺颇为惊叹,“你从哪里翻出来的?”

  “对啊,我记得那几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天气放,之后压在箱底就忘了。”王俊凯摸着已经有些老旧的风筝,眼底里写着怀念的光彩。

  “那我们现在去放吧。”

  “现在?”王俊凯看向窗外,早起一场小雪至今未歇。

  “没事,有我在呢。”易烊千玺挥着手,“我请几个会飞的精怪顶着它飞,也就当放了吧。”

  “好。”

  王俊凯坐在轮椅上,由易烊千玺推着,手里拽着风筝线,看那蝴蝶在风雪里缓缓飞升。

  老旧的风筝已经不复最初时的光鲜亮丽,加上那些精怪可能遇风飞的不稳,一直摇摇晃晃,东跌西撞,堪比一个拿不住拐棍的老人,踉跄前行。

  王俊凯撒开手里的风筝线,看它越飞越高。

  那个年少时的自己,在小路上撞见那个风雪中来的神明。从此青春一去不复,心肝全都为一场又一场风雪付就。

  他默默地抓住身后人的手。

  拉住了,就不准松开,哪怕下到黄泉地狱。

  王俊凯不怕成了孤魂野鬼,只怕再也见不到易烊千玺。

  大雪纷纷扬扬地落,远飞的风筝早已看不到踪影。

 

 

-12-

 

  后来的后来,这片地方常年睡觉的乌龟精问橸:“山神大人,怎么千玺不见了?”一觉醒来雪之灵换人了,真真是吓着了它的小心脏。

  “笨死了。”

  橸想到王俊凯逝世后易烊千玺自毁灵根的举动,再次骂道:“就是笨死的。”

  “那山神大人,你为什么要哭呢?”乌龟精指着天上正细密落下的雨丝问。

  “你个死乌龟,哪来那么多问题?!不知道今天是清明吗?!”

  橸骂骂咧咧地甩掉十万个为什么的乌龟精,飞到山顶,将一枝松针放到合葬的墓前。

  

 

 

-完-

 

 

 【√】

DAY.25为了见某人一面或是做什么事放下一切冲出门的热血感←抽象


 30 Days about KJ 目录(←关于文章的一些想法在这里汇集)


 
评论(55)
热度(515)
  1. ramen油炸食品旺旺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luesu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