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心

勿上升真人×3

 

Were you only imaginary.

你原只是幻梦一场。

BGM:Alan Walker-《Faded》

 

 

  “你听过神笔马良的故事吗?”

 

  王俊凯画画谈不上好看,而且作为一个主职唱歌的艺人,也不需要他画的多好看。

  可他就是想画。

  从小如此。

  他有一种模糊的感觉,他必须得画,直到能画出……画出什么呢?

  王俊凯将笔下的画纸揉成一团,扔到了废纸篓里。

  随后懊丧地坐到身后的转椅上,蜷起一双修长的腿,掐着自己的鼻梁顶端,试图唤醒那些沉睡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片段。

  他必须得画出来。

  王俊凯意识到,如果自己不画出潜意识想要的东西,将会遗憾终生。

  正陷入第无数次的烦恼中,手机铃声叮铃咚咙地响起,王俊凯不耐烦地拿起,按下外放键,王源的怒喊声立马充斥了整个房间——

  “王俊凯!你赶紧给我死到排练室来!”

  等着那边王源咆哮够了,王俊凯轻飘飘地回了句让王源暴跳如雷的话:“明天再说。”

  电话被挂断,手机电池被抠出,世界被动地安静下来。

  王俊凯单手托腮,另一只手在空中胡乱点画。

  “到底要画啥呢……”

  说是第二天去排练室,结果当天下午就被王源打上门来,协同助理一起把王俊凯给拽去了公司。

  “你整天画画画,能画出朵花来吗?!”王源想起破门而入时看到的那一堆废掉的画纸,感觉自己迟早被王俊凯给气死。

  “关你啥事。”王俊凯不耐烦地摆手,走进更衣室换衣服。

  他和王源是一个组合,两人铁哥们多年,什么交心话都说过,可唯独在画画这事上,王俊凯从来不肯多说。

  “我说,小凯,你要是真的不会画,为什么不找个老师呢?”王源站在门外问。

  王俊凯换衣服的动作顿住。

  不是他不想,只是他连要画什么都不知道,又如何让老师来教?

 

  又是一日清晨,昨晚刚参加完一场晚宴的王俊凯选择这一天睡到日上三竿,好好休息一次。

  谁料大清早就被人叫起来。

  “老王,赶紧起床,千玺到机场了。”王源站在门口大声叫王俊凯起床。

  “千玺?那是谁?”王俊凯皱着眉头,不耐烦地翻身用被子捂住耳朵继续睡。

  王源走上前来,强行拽掉被子:“你睡糊涂了吧你,竟然问千玺是谁?你自己男朋友都不认识了?等着千玺削你吧。”

  男朋友?我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王俊凯猛地坐起身来,想要和王源理论一番,看看到底是谁睡糊涂了。

  结果话还没说出口,王俊凯就被眼前王源的样子惊呆了:“卧槽王源,你返老还童了?”

  王源只觉太阳穴突突地跳,谁能告诉他,眼前这抽风的人不是自己的队长?

  被懒得管的王源甩下一句“赶紧换衣服”的王俊凯,对着手机屏幕上映出的那张稚嫩面庞,陷入了沉思。

  一觉醒来变回十八岁的自己,还莫名其妙多了个男朋友,这世界怎么了?

  在第二十七次捏自己的胳膊发现真的很疼以后,王俊凯放弃了挣扎,从柜子里随手拿了两件衣服套上。

  既然不是梦,那就是穿越?

  中二少年王俊凯搓了搓手。

  够刺激,有意思,十分酷。

  接下来就会会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吧,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为了防止低血糖,往嘴里胡乱塞了两片面包的王俊凯坐上车,面临了第一个难题——手机锁屏密码。

  自己的生日?不对。

  爸爸的生日?不对。

  妈妈的生日?不对。

  幂姐的生日?不对。

  杰伦哥的生日?还是不对。

  总不会是王源的生日吧?王俊凯撇了眼正玩游戏的王源,顿觉一阵恶寒。

  哦对了,自己不是有个男朋友来着?说不定就是他的生日。

  可是应该是多少?

  王俊凯摸着下巴,纠结片刻,计上心来——“王源,你帮我拍张照片。用美颜相机。”

  觉得今天王俊凯分外怪异和事多的王源不情愿地接过手机,王俊凯凝神看着王源点过的数字——9、2、1、1、2、8。

  一月二十八?

  王俊凯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这是错的。

  耸耸肩,摆出个帅的pose拍了张照片,王俊凯要回手机,开始翻里面的东西。

  第一反应是开相册。

  点开除新拍的照片外的第一张照片,王俊凯再度陷入沉思。

  这个腹肌……挺不错的。

  不过为啥只有腹肌?

  想到可能是自己那个男朋友的,王俊凯奇异地发现自己并没有抵触感,反而萌生了一种想要当面摸摸看的冲动。

  想什么呢王俊凯。

  内心唾弃自己一番,王俊凯往后翻去。

  除却几张有趣的照片和自拍,王俊凯很快就翻到了一张合照。

  他和一个少年的合照。

  王俊凯点击放大了少年的面部,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这不是……

 

  人的梦,经常昭示着很多东西。

  王俊凯对于画画的执念,就是被一场场莫名其妙的梦境稳固下来。

  他梦见自己在画画,不停地画,可却无论如何都画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于是他在现实中也画,重复着梦里的动作,也重复着梦里的结局。

  后来他想,或许别人说的是对的,他需要一个老师。

  但王俊凯并没有太多空闲时间能够用来学习画画,他只能选择学习一部分。

  “所以你想学什么呢?”负责联系老师的助理问。

  王俊凯摩挲着手里的画纸,不假思索地给出回答:“画人像。”

  那是他内心深处的声音。

  王俊凯揉乱自己的头发,桃花眼轻微眯起,挡不住里面流泻出的愉悦,更别提上扬的嘴角所勾画的欢快弧度。

  他很开心。

  因为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画的东西。

  虽然还不够具体,却已经有了范围。

  他想画一个人,一个连性别都不知道的人。

  自那之后,梦境变了。

  王俊凯坐在一个人的对面,雾气朦胧,将那人面容遮掩,他一笔一画小心翼翼,唯恐画错那人容颜。

  但王俊凯始终看不清画纸上画的人像。

  “你想画一个人?一个不知道长相的人?”老师一脸“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

  王俊凯叹了口气:“是的。”

  “你这是在为难自己。”

  “我知道,可是……”王俊凯有些心焦。

  蓦地,他想起之前和助理的对话:“林,你只管画,一边画一边问我那人是什么样的。”

  “你不是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的吗?”

  “你问我就能说出来。”王俊凯说不出的自信。

  林只好拿起画笔:“好吧,那到底是男是女?”

  “男的,或者说,一个少年。”王俊凯望向窗外,目光悠远,视线没有焦距,完全沉浸到了自己的思绪中。

  他的梦境舞台上,少年纤细的身形缓缓展现。

  “脸型?”

  “尖下巴,棱角分明,头偏大一点。”

  “发型?”

  “跟我差不多的样子?不过他的更偏锅盖头一点。”

  “发色?”

  “纯黑。”

  “眼睛形状?大小?瞳色?”

  “偏菱形,扁长,中宽,外双。大小中等。琥珀瞳偏深。很亮,不笑的时候又很深邃,不符合年龄的成熟。总归就是……漂亮。”

  “哇哦,小凯,这还是我教你画画以来第一次听你夸一个男人的眼睛漂亮。”

  “林,我们能继续画吗?”

  “好的好的,当然。”

  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用了漂亮这个词,他只是觉得,很合适。

  特别的合适。

  这张画并没有画完,甚至就在此戛然而止,原因是突如其来的通告。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车子停在机场外不远处,隐没在车堆里,低调而不引人注目。

  “我也是服了你了,你来接千玺秀恩爱干吗要扯上我啊?源哥我很尴尬好吗?”王源在一旁碎碎念,透过车窗远远看到有粉丝拿着应援物在门口,不由担忧还没有出来的老幺。

  自从看过自己和那人合照后的王俊凯一直处于沉默的状态。

  面上没有丝毫波动,实际上内心早已海浪滔天。

  他临走前匆匆看了一眼林画的半成品,画布上少年的五官只有双眼被画出。

  只那一眼,便是铭刻心间。

  而现在,王俊凯在合照上看的少年,拥有着一模一样的眼睛。

  不,不只是眼睛,还有脸的轮廓,头发。

  王俊凯可以肯定地说,这个叫做千玺的少年,就是自己想要画的那个人。

  百分之二百的必然性。

  我,是为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吗?

  王俊凯给自己找了穿越的理由。

  一定是的。

  执念是一颗毒瘤,稳稳盘固在王俊凯的心口,根系延伸至四肢百骸,将他牢牢钉在这念头之上,动弹不得。

  男朋友吗?

  王俊凯想到照片上梨涡浅浅的少年,突然对接下来的相遇有了期待。

  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情。

  俗吗?

  这个其实一点都不俗。

  直到在胖虎掩护下冲上车来的易烊千玺坐到王俊凯身侧,他都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

  摘下口罩,易烊千玺攥住王俊凯的手:“小凯,你怎么了?”

  上车竟然没有一个热情的拥抱,也没有欢呼声,简直不科学。

  “没事啊。”王俊凯转过头来,迎上易烊千玺关切的视线。

  他屏住呼吸,目光一寸寸扫过眼前的这张脸,像是审视一件珍视的宝物。

  易烊千玺心生疑惑,在王俊凯面前摇了摇手:“嘿,哥们儿,看啥呢?”

  “看你啊。”王俊凯毫不羞涩地说。

  开玩笑,他可是纵横娱乐圈十多年的老油条,顺嘴的情话小菜一碟。

  可他忘了,他现在是十八岁的王俊凯,一个接吻还会脸红到不知所措的纯情少年。

  易烊千玺受到会心一击,脸红之余捂上王俊凯的嘴巴,生怕他再说出什么臊人的话来。

  王俊凯弯起一双桃花眼,悄然将被攥着的手移开,主动张开五指,和易烊千玺十指相扣。

  在没见到易烊千玺之前,他觉得男朋友就是个笑话。可在见到易烊千玺之后,王俊凯觉得之前自己的想法才是个笑话。

  王俊凯想,那就不要穿回去了,这样就很好。

  或者说,好到不能更好。

 

  然而天不遂人愿,第二天王俊凯一觉醒来,睡眼朦胧地走到卫生间洗漱时,被镜子里自己二十八岁的脸彻底吓醒。

  冲回房间拿起手机,王俊凯输入“921128”,显示密码错误。

  他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足足一分钟才将原来的密码输上。

  密码正确。

  点开相册,王俊凯从头翻到了尾,始终没有看到易烊千玺的影像。

  王俊凯瘫倒在床上,手机从无力的指间滑落。

  他又回来了,回到了这个没有易烊千玺的世界。

  在床上发愣片刻,王俊凯弹起身来,飞快地跑到画室。

  站在画室门口,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推开了眼前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那张未完成的人像,那半张属于易烊千玺的脸。

  王俊凯站在门口,看着那张画。

  他的心里空了一块,一个巨大的豁口将外界的冷风放入,寒气裹紧了整颗心脏,把他葬送在不愿迎接的冬天。

  偌大的公寓里只有王俊凯一个人,画室的窗是紧闭的,他甚至听不到一丝一毫从外界传来的声响。

  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安静。

  王俊凯伫立半晌,挂上了自嘲的笑容。

  说到底,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王俊凯想起和易烊千玺在练歌房里蹦蹦跳跳唱歌跳舞,想起晚上背着王源一起偷溜到烧烤店吃烧烤,想起入睡前的拥抱和眉间湿漉漉的吻。

  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从来都不会有什么穿越,别自欺欺人了,王俊凯。

  他冲到画前,想要从画架上揭下来扔掉,却在触及那平淡的眉眼之时放弃了手下的动作。

  他不忍心。

  明明之前从来没见过,甚至只在梦里相处了一天的时间,可却感觉像是认识了许多年,熟悉到完全不知晓的事情在问题下张嘴就来,熟悉到……爱意源源不断,只想一直一直看着那个人。

  王俊凯知道自己疯了,为了那个活在画上和梦里的人。

  那个叫做易烊千玺的少年。

  在地上呆坐了半天,他起身打电话叫来了林,推掉了今天的其它通告,只想着把这幅画画完。

  这一回,不用林问任何的问题,王俊凯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就能浮现出那人清晰的容颜,他甚至还纠正了之前画的那部分有缺憾的地方。

  林终归是没有见过易烊千玺真人,最后画出来的人像在王俊凯眼里终归是缺了点什么。

  “很可爱的孩子。”林站在画前,颇为感叹,“你竟然能这么具体地说出这人的长相,确定不是以前认识的人吗?”

  “不。”王俊凯抬手,指尖轻触画上人眉间一点,“只是梦到了而已。”

  对,只是梦到了而已。

  

  除了跑通告就是熬夜画画的王俊凯在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才终于勉强点亮画画技能的晚上,兴奋过头到天将明才睡着,一觉醒来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易烊千玺。

  “我又做梦了吗?”王俊凯挥挥手,试图把幻影挥散。

  “什么做梦?小凯你还没睡醒吗?”易烊千玺捏住王俊凯的双颊,“赶紧醒醒吧,马上就上台了你竟然能睡着。”

  真实的触感让王俊凯震惊。

  他啪的一下握住易烊千玺的手腕:“千玺,真的是你?”

  不是在画里才能看到的那个易烊千玺?

  “不是我还能是谁啊。你今天没事吧?”易烊千玺甩掉王俊凯的手,凑上前撩起两人的刘海,倾身拿额头碰王俊凯的额头。

  “没发烧啊……”易烊千玺嘟哝道。

  之前还一直笃定有易烊千玺在的地方是梦境的王俊凯坚定地握拳——这不是梦,这才是现实。

  梦里怎么可能有温热的吐息,有柔软的肌肤,有灵动的眼神?

  梦里又怎么可能有真正的心跳?

  王俊凯趁易烊千玺还没退开,快速亲了一下易烊千玺的双唇。

  恩,是软的,热的。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像炸毛的猫一样飞速逃离的身影,露出了这一个多月来第一个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

  真好,一切都是真的。

  王俊凯将所有认为是梦的想法都抛诸脑后。

  眼前的人,是鲜活存在的,这就够了。

  良好的职业素质让王俊凯迅速温习了上台要唱的歌曲,幸好这首歌是忧伤情歌向,没有舞蹈,不然跳错动作就糗大了。

  王俊凯发现,周身一切,除了易烊千玺之外,两个世界没有任何区别,比如说这首歌,在他十八岁的那年,也的确和王源一起唱过。

  玻璃的两面,看似相同,却因为一个人变成了不同的风光。

  表演结束回到酒店已经是深夜,忙碌了一天的三人都十分倦怠。王俊凯虽然精神奕奕,但身体的酸痛却在告诉他需要休息。

  “小凯晚安。”易烊千玺抱了下王俊凯,打着哈欠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一路上紧紧握住的手突然离开,王俊凯一时心慌,当即拽住易烊千玺的胳膊。

  “怎么了?”

  “今晚,今晚一起睡吧。”王俊凯强行拉着易烊千玺到自己的房间去。

  这种事情以前也没少发生过,习以为常的易烊千玺没有半分挣扎就跟着进了房间。

  易烊千玺先去冲澡了,王俊凯却被浓重的不安笼罩。

  他不想也不敢睡,他怕一觉醒来,又回到那个没有易烊千玺的世界里。他可以画一千幅甚至一万幅易烊千玺的画像,可那都不是真实的。

  深深的无力感让王俊凯感到窒息,以至于他不得不将易烊千玺整个禁锢在怀里,肌肤相贴的真实感才让他不那么空虚。

  易烊千玺的呼吸已经趋于平稳,时针也已经跳到了第二天的第二格上,王俊凯却始终不肯顺遂睡意闭上双眼。

  昏暗的床头灯让他勉强能看清易烊千玺的面庞,王俊凯不耐烦地看着,不忍心挪开视线。

  人的精神是强大的,足以战胜肉体上的倦怠,可即使王俊凯强撑到了第二天中午,他还是在大巴车的晃动之中,头磕到易烊千玺的肩膀上沉沉睡去。

  不要,我不想睡,我不想回去。

  王俊凯不安的睡颜让易烊千玺忍不住伸手想要抚开那打结的眉头。

 

  王源眼睁睁看着好好放在桌子上的杯子被王俊凯扔到了地上,粉身碎骨。

  “你现在起床气怎么这么严重?”王源避开杯子的尸骨,走到王俊凯面前,“昨晚上熬夜画画来着?你到底是要画啥啊,竟然都废寝忘食了。”王源拾起被扔在地上的纸团,将其展开,“你从哪认识的小男孩?能画成这样挺不错的啊。”

  王俊凯夺下王源手里的画,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行了,你今天也别画了,我带你去吃火锅,就昨天我跟你说的那家火锅店,可好吃了。”一提到吃的就精神的王源语气兴奋。

  “我不去。”

  “啊?你说啥?”

  “我说我不去。”

  “不是老王做人不能这样啊,昨天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的吗?”

  压根不记得有这么回事的王俊凯站起身来,伸展因为趴在桌子上睡了一晚上而僵硬的四肢:“我要在家画画,你自己去吧。”

  知道王俊凯画画几乎成为怪癖的王源翻了个白眼,选择放弃挣扎:“行行行,你是大爷你说了算还不成吗?你不去我叫别人去。”

  没理睬气哼哼摔门走的王源,王俊凯往嘴里塞了一块糖权当早饭,洗了把脸继续画画。

  他画画的那股劲头,就好像真的一毫不差地画出来后,那人会从画里走出来一样。

  王俊凯不愿意去相信易烊千玺是不存在的人,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两个平行宇宙。

  他所差的,只有如何在那个世界长久停留的方法。

  王俊凯内心有着隐隐的猜测,这一切都和自己想要画的画有关系。

  或许等我能自己画出千玺的画像来,我就能和他长长久久在一起吧。

  王俊凯这么想着,眼神越发坚定起来,感觉手上有着用不完的力量。

  一笔一画,认真勾勒,只想着画出心里的爱人。

  王俊凯回想着那人在昏暗灯光下柔和的眉眼,第一次不是临摹林画的那幅无甚表情的人像,而是画了易烊千玺酣睡的神情。

  只是不太像罢了。

  王俊凯凝视良久,正想着将画揉成一团,结果想到是自己目前最满意的作品,便压在了一旁的书底下,眼不见心不烦。

 

  时隔一个月,王俊凯再次见到了易烊千玺。

  王俊凯已然明白,自己用一个月的想念只能换取一天的相处时间,只要自己闭上双眼陷入睡梦,就会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这一个月来,王俊凯已经能够将林的原作临摹到十成像,但却画不出更好的易烊千玺。

  那画里,缺了一份灵动,像是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空罩着易烊千玺的皮囊,却没有易烊千玺的灵魂。

  王俊凯摔了笔,足足三天没有再碰画笔。

  他进到了瓶颈里,卡在那里一动不动。

  积蓄的暴躁在见到易烊千玺的一瞬间烟消云散。

  王俊凯第一反应就是将眼前人抱到怀里,不肯放开。

  “小凯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刚起床就被抱个满怀的易烊千玺感到王俊凯内心的不安。

  “没有。”王俊凯趴在易烊千玺的箭头,发出闷闷的声音。

  只要能见到易烊千玺,就是美梦,怎么能叫做噩梦呢?

  平素就堪比考拉熊的王俊凯充分发挥了自己黏人的技术,一整天都牢牢黏在易烊千玺的身边,始终保持着两个人紧靠的姿势,其程度让王源仰天长叹这队伍没法待了。

  难得没有外出的通告,晚上吃完晚饭,两人就躺在宿舍里玩手机。

  王俊凯躺在易烊千玺的肚子上,一只手戳着手机上的人脸:“这人长得真丑,还没我好看呢。”

  “是是是,你最好看了。”易烊千玺敷衍地回答,任凭王俊凯在自己的肚子上蹭来蹭去,“小凯你头好重。”

  “那要不你靠着我好了。”说干就干的王俊凯立马起身,迅速将易烊千玺的脑袋托着放到自己的肚子上,充当起靠枕的角色。

  颇感无语的易烊千玺想要起身,却被王俊凯抚摸后颈的动作顺毛,最后只好顺势躺在那里。

  易烊千玺看剧看的认真,王俊凯一直都在走神,捉弄易烊千玺到差点被赶下床的王俊凯只好悄没声地吃豆腐,不再有大动作。

  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的头发梢,思绪飘到自己瓶颈期的画上,顿时发愁起来。

  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一个月才能见千玺一次吧?

  感到王俊凯停下了东摸摸西探探的动作,易烊千玺抬头看向发愣的王俊凯:“发什么呆呢?”

  “我觉得我遇到了一个难题。”

  “啊?什么?”易烊千玺正要起身,打算坐着和王俊凯对话,结果刚撑着床起了半个身子就被按倒在王俊凯怀里。

  “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模样的?”王俊凯压住易烊千玺起身的动作,抚摸着他的背脊。

  “我还能是什么样,不就是这样吗?你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就是这样?

  王俊凯对上易烊千玺困惑的双眼,恍然间明白了点什么。

  

  王俊凯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给林打了个电话:“能帮我画一张画像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是放弃了画那个少年郎吗?”

  “不,只是在那之前,我需要一张自己的画像。”

  王俊凯在林的指导下,学着画自己。可能是因为有照片的缘故,画起来总归是容易的多,加上之前临摹多日强行多出来的画画功底,王俊凯用了半个月时间就画出了一张相当灵动的自己的画像。

  在得到林的认可之后,王俊凯称病和公司要了七天假期。

  然后把自己锁在画室里,准备最后一战。

  他决定画同比例大小的人像,专门裁剪了一米八乘半米的画纸,打算画一张完整的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的脸已经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王俊凯画那张脸已经如鱼得水。

  画完整体并不难,毕竟这是他之前一直在临摹的画。

  林最初画的易烊千玺是极淡的笑容,王俊凯照着画的当然也是一样的,然而此刻,王俊凯对这个表情十分不满。

  他站在画前,闭上眼睛开始回忆自己和易烊千玺之间不长的相处时光,回想那张让自己心动的面庞。

  少年时期,笑容最是灿烂。

  王俊凯想到易烊千玺对着自己时的笑脸,眼角眉梢都是阳光的味道。

  王俊凯知道,自己就是那照亮他眉眼的太阳。

  睁开眼睛,王俊凯毫不犹豫地擦掉了画中的脸。

  他凭着自己的记忆,重新绘就了五官。

  眼睛微弯,嘴角翘起,梨涡旋在双颊之上。

  最重要的是那即将溢出来的爱意,是王俊凯参照着自己的眼睛画的。

  面对所爱之人,眼神永远是与众不同的,是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一种深沉。

  最后的最后,王俊凯在少年的眼睛里画上了一张人脸,就像是那人就站在少年的对面,清晰地映入眼帘。

  那张脸,是王俊凯的脸。

  因为看到的是王俊凯,所以眼睛里面都是爱意,笑起来也都是甜蜜。

  王俊凯摔破了禁锢着自己的瓶子。

  他已经开始期待未来和易烊千玺在一起的幸福生活。

  然而王俊凯并没有去到易烊千玺的世界,就连一个月时间到了,他也没能醒来后就到了那个世界。

  一次都没有。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愤怒狂躁。

  因为那天画下最后一笔之后,王俊凯看到画上的人眨了眨眼。

  画龙点睛的最后一笔,就是让龙活过来。

  画人也是一样的。

  最让王俊凯满意的是,只有他自己能看到易烊千玺。

  这是他画下的爱人,所以只能属于他。

  “可是小凯,我从那个世界消失的话,别人会担心。”

  “没事的。”王俊凯亲吻着易烊千玺的面颊,“你只要想着我就够了。”

 

  “王源,我找不到千玺了。”

  “千玺是谁啊?咱们这有这个人吗?”

  

 

 

-完-




(不是对于你的鬼故事,而是对于他们的鬼故事)


【√】

DAY.8写个鬼故事吧


 30 Days about KJ 目录(←关于文章的一些想法在这里汇集)

 
评论(69)
热度(599)
  1. Strawcherry油炸食品旺旺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