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en to your heart

无可上升×3

 

  一个耳朵没有问题的人戴着助听器,无疑对耳朵是一种负担。

  可对于千智赫而言,摘下助听器才会让他觉得有负担。

  怪只怪他有着一项特殊的能力。

  ——听见别人的心声。

  十一岁的某个晚上,他和父母一起就餐,食不言寝不语,可他却听到了父母亲说话的声音。

  他问爸爸你说话干什么以后,父亲的脸色霎时变了。

  后来千智赫从父亲口中得知,千家几乎每一辈都有这样的人,时间上最近的是一个素昧谋面的小叔叔,因为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而饱受折磨,年纪轻轻自尽而亡。

  所以没等到那个游荡到他们家的道士。

  那个道士是在爷爷的五十大寿上出现的,当时千智赫还小,没什么印象,据父亲所说,那道士和爷爷单独聊了一会儿,最后拿个寿桃扬长而去。之后爷爷便找三个儿子说,如果有后辈再有能力,就去他那里一趟。

  当晚父亲就去了爷爷家,回来时手上多了副助听器。

  从此千智赫成了同学眼中耳朵有问题的孩子。

  他不太在意这个,比起被人叫成聋子,他更怕摘下助听器时,无数人内心的声音疯狂涌进脑海。

  而且父亲告诉过他,随着年龄的增长,能听见的声音范围会越来越广,也就意味着脑海中会有更多的声音回响。

  千智赫只要想到许多自己不想听到的话语在脑中炸响,就忍不住捂紧了那看似普通的助听器。

  孩子终究是有好奇心的,而让他真正想一直带着助听器不摘下的原因,就是那句人心叵测。

  真心相待的小伙伴一边对你笑一边在心里骂你,这种场景,千智赫觉得经历一次就够了,从此牢牢戴好助听器。

  不去听就不必受到伤害,很划算。

  他不再有兴趣去听别人在想些什么,只想安稳地待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平安无虞地长大。

  可是人生从来都是由各种意外组合成的。

  于是千智赫遇到了Karry,一个让他萌生摘下助听器念头的人。

 

  说到Karry,千智赫在从别人口中了解到这个人的时候,基本上是在惊叹人设如此之偶像剧。

  再想到自己被救的场景,千智赫越发赞同艺术来源于生活这句话。

  千智赫觉得自己是喜欢Karry的,喜欢到想要踏出自己画下的圈子去勇敢告白。

  一个独行久了的人,当某天有一个人带着光闯进他的小世界时,那个闯入者就会被人记在心上,总归是有了道印记。

  所以在选择去哪所高中的时候,千智赫毫不犹豫地填写上男生学院的名字。

  可是当真的见到Karry的时候,千智赫打了一个暑假的腹稿半个字都没说出来就被Karry一句“哪来的新生这么碍事”给堵了回去。

  他默默地站到一边,目送着Karry和一帮小弟远去。

  千智赫很失望,他心目中的Karry不是这样的。

  他丧气地回到教室,无精打采地趴在课桌上,上课时神游天外。

  思绪又回到Karry从一群高年级学生救下他的场景,当Karry把手伸过来想要拉起他时,一脸嫌弃地说:“下次躲这群家伙远一点,我不会每次都能救你。”

  对,就是这样,Karry说话时感觉凶巴巴的,可本质上是个好人。

  恩,一定是这样的。

  千智赫猛地抬头,直起身子,把一旁的同桌吓了一跳。

  坚信Karry只是心口不一的千智赫心里暗暗握紧拳头,决心继续接近Karry。

  进入男生学院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打入Karry的交际圈子。

  不善言辞的千智赫左看看右瞅瞅,终于确定了一个突破口,那就是Karry常去的自习室。

  马思远和Karry是很好的朋友,但两人的性格截然相反,在接触到善良温和的马思远之后,千智赫想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更加坚信自己的想法。

  Karry学长是个好人。

  他一遍又一遍在内心重复着这个定论,以至于像催眠一样将自己彻底说服,毫无动摇。

  不过纠结的事又来了,千智赫想知道Karry心中是怎么看自己的。

  毕竟坚信是一回事,天天碰壁受冷待是另一回事。

  被丘比特射中的人总是会想东想西,被烦恼缠身,比如千智赫。

  要么摘下助听器,要么就开口和Karry说话。

  怯懦第一时间占领峰顶,将摘下助听器的想法碾压成渣,如此便剩下和Karry说话一条路可走。

  千智赫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当然,也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话,毕竟一个带着助听器的聋子在小孩子眼中类同于一个怪物。

  人类排斥异类,这是条约定俗成的规矩,因而想要伸手的人也会被规矩拘束,默默地退到人群后。

  于是千智赫就一直处于孤独的状态,不擅长去和别人交谈。

  但现在,他发现自己急需点亮这项技能。

  Karry性子冷,对这个出现在自习室的学弟面上就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除了必要时候基本不会主动和千智赫说话。

  千智赫是沉默惯了的性子,能追着Karry到这所学校来已经是他做过的最勇敢的举动。

  而让他主动开口跟Karry搭话甚至说表白的话,他根本做不到。

  千智赫懊丧极了,每天只能眼巴巴地看着Karry和马思远、千宇文他们说说笑笑,自己却坐在角落里像个透明的人。

  一回生二回还是没熟,千智赫心里急得慌。眼见着半个学期都要过去了,他和Karry还是处在点头之交的份上。

  千智赫越发丧气,却又无能为力。

  这时候原本被否决的选项又悄悄冒出了头。

  要是我能听听Karry学长面对我时在想什么就好了。

  摸着耳朵上的助听器,千智赫咬住下嘴唇,有些不确定。

  到底要不要听呢……

  纠结来纠结去,在第N次试着约Karry出来玩开口失败之后,千智赫决定要听。

  不过就听一次,听这一次以后我就再也不在Karry学长面前摘助听器。

  离千智赫下定决心不过两天,老天就给了他一个机会。

  正是个周五,被习题折腾得够呛的马思远将课本推到一旁,扭头问转笔转的不亦乐乎的Karry:“周末一起出去玩吧。”

  千宇文立马附议:“好啊好啊!我们好久没一起出去玩了!”

  一直在犹豫着什么时候摘下一回助听器的千智赫压根没听见,指尖在助听器上摩挲,神游天外。

  好在马思远向来喜欢这个虽然闷但笑起来很甜的小学弟,有什么好事从来不会落下他。

  “千智赫,你也一起去吧。”马思远越过一旁的Karry,拍了拍千智赫的胳膊,将他从自我思绪中唤回。

  “啊?”完全没在听的千智赫正要问发生了什么,就迎上了Karry冰冷的眼神,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

  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下一秒,千智赫搭在助听器上的手顺应心意将其拽离耳蜗。

  整个自习室的人内心所说的话瞬间涌入他的耳朵。

  恋爱的雷达让千智赫第一时间辨别出Karry的声音——这个千智赫,每天都傻乎乎的。

  语调听起来……蛮愉悦?

  懵掉的千智赫稀里糊涂地答应下周末出游的计划。

 

  食髓知味。

  更何况千智赫是强吞了一顿,心里颇为遗憾。

  直到坐上通往市郊的大巴,千智赫都还在恍惚的状态。

  他揉捏着自己的耳垂,内心天人交战。

  Karry学长是在嫌弃我笨吗?

  也可能不是这样,要知道那语气不像是嫌弃,而且学长是那么好的人。

  不不不,千智赫,别多想了,他甚至没和你说过三句话,怎么可能对你有好感?

  那要不要再听一次?

  你这样是不尊重他,要是他知道了得多生气?

  学长不会知道的。

  得了吧,你敢说你没有愧疚感吗?

  ……

  抱紧怀里的包,千智赫弓着身子,恨不得将自己团成一个球,隔绝外界的一切。他在怕,怕从Karry那里听到对自己的厌恶,怕Karry知道自己偷听他的心声, 怕Karry把他当成怪物。

  他是如此地喜欢那个不曾在自己身上停驻目光的人,喜欢到内心不安而恐慌。

  下了大巴,步行来到一处罕有人迹的湖前,准备野外烧烤的少年们纷纷将运来的设备摆开,想要大干一场。

  没有跟朋友一起野营的经历,千智赫不会摆弄那些设备,只能退居二线,把散装的菜串起来。

  一群青春期的男孩子出来玩,买的伙食基本上是各种肉的大集合,在马思远这个惯常操心的人的坚持下才买了些蔬果。

  千智赫把洗好的金针菇掰开,分成小的一簇,再挨个串上木签。

  不爱说话带来的好处是绝对的专心和认真,来偷香肠吃的千宇文都不得不承认千智赫串东西相当仔细耐心,换成他早就不耐烦了。

  暂时将与Karry相关的想法屏蔽在脑海之外的千智赫一心一意地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串完所有的菜,正要把火腿肠片开切口的时候,被突然递到眼前的一大袋棉花糖吓了一跳。

  “吃吗?”拿着疑似草莓味棉花糖往嘴里塞的Karry把手里的袋子往千智赫眼前推。

  “不……我……”猝不及防的千智赫惊慌失措,乱掉的心跳、无处安放的双手以及语无伦次的话都彰显着他的紧张。

  “随你。”Karry坐到千智赫旁边,取过一根木签,将掏出来的棉花糖串起来,在千智赫面前晃了晃,“烤棉花糖,吃过没?”

  “没。”

  “你接着串,等会儿可以尝尝。”又串了两串的Karry起身离开,往刚燃起炭的烤架走去。

  身后的千智赫郁闷地想把头埋进那包棉花糖里。

  没有和别人抢食兴趣的千智赫只等着最后去捡后面几拨的烤串吃,在那之前面上是在玩手机,实际上眼角余光一直跟着啃肉串的Karry。

  学长笑得真好看。迷弟千智赫感叹着摆弄手机,想着偷摸拍两张照片有没有可能被抓现行的时候,原本在烤架前占领最佳地理位置吃串的Karry朝千智赫走了过来。

  再次大脑当机的千智赫看着递到嘴边的烤棉花糖,第一反应是就着Karry拿着木签的动作,啊呜一口咬了下去。

  烤至金黄的外皮酥脆,内里绵软馨甜,吃完第一口的千智赫忍不住又咬下了第二口。

  “好吃吗?”

  “好吃!”狂点头的千智赫抬头看问自己话的Karry,突然意识到Karry还在举着竹签。

  因为吃到美食而喜滋滋的笑容当即僵硬在脸上。

  Karry挑眉,将另一只手端着的盘子放到桌子上,拿着那串被千智赫咬过的棉花糖回到了烤架旁。

  完全猜不透Karry心思的千智赫望着眼前撒好孜然的烤肉,呆愣地拿起一串烤鸡心。

  恰到好处的火候,符合胃口的涂料,沉浸在烤肉海洋的千智赫将那串被Karry带走的棉花糖抛诸脑后。

 

  吃完午饭,除了要留下两人看东西,马思远提议剩下的人可以去周围逛逛,有力气的甚至可以去爬不远处的矮山。

  千智赫想着到山上看看风景拍点照片,便一个人率先离开,往山脚处走去。

  走到半路,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转头一看,竟然是Karry。

  “怎么了,不准我跟你一道吗?”

  “不,不是的。”千智赫想问Karry为什么不和马思远一起,却不知如何开口。

  “那就赶紧走,不然你这速度,等下山的时候天都黑了。”Karry上前一步,抓住千智赫的手腕,拉着他快步往前走去。

  千智赫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直到被带到山顶,千智赫都还沉浸在被Karry学长拉手腕的狂喜中。

  这山叫矮山着实不委屈,爬了不到十分钟就登顶,也望不到太远的风景。

  Karry松开手,张望一番,不感兴趣地转过身来:“没意思。”

  “那……那我们下去?”千智赫不想看到Karry失望的样子。

  Karry看着他,神情莫测。

  千智赫紧张地摸向自己的耳朵。

  “你摘下助听器就完全听不见了吗?”

  “啊?”

  被Karry神奇的脑回路惊到的千智赫一愣神的功夫,将助听器拽动,Karry的声音立马闯了进来,因为助听器还没有完全拿开,只能听到断断续续的语句:“……楞……可爱……逗逗他……”

  “什么?”听不清的千智赫问出声。

  “什么什么?”Karry走上前,伸手按住那只松动的助听器,“没听清我的话吗?”

  Karry这一按按偏了,助听器整个偏离了耳蜗。

  ——这个呆样真是可爱。

  世界观受到猛烈冲击的千智赫张大嘴巴,第一反应就是按住Karry的手,想把助听器安回原位。

  “这么主动?”

  “主动?”

  ——直接拉我手,看来也很喜欢我嘛。

  千智赫的脸腾地一下红透。

  他后退一步,捂住自己的耳朵,想要隔绝来自Karry内心的话。

  千智赫心想,一定是幻听了。

  Karry把玩着手里的助听器,援臂捞过随时可能脚底抹油溜掉的千智赫,将助听器安回去。

  “戴好它,才能听见我的告白啊。”

  千智赫彻底傻眼。

  到底哪一句才是真的?自己听到的是口说出来的还是心里的声音?

  不管是哪一个,都很吓人好不好?!

  稀里糊涂参加野营的千智赫又稀里糊涂地成了Karry的男朋友。

  

  千智赫认为恋人之间需要坦诚,尤其是在关于他的耳朵这件事情上,有必要告诉Karry。

  在稀里糊涂和Karry成为恋人以后,千智赫从来没有摘下过助听器。

  他还是怕,怕听到这一切都是一场谎言。

  在爱情之中,总有人会成为胆小鬼。

  虽然一想到Karry可能会因此生气甚至分手,但千智赫知道,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早点说才不会产生更大的问题。

  更何况,千智赫一直觉得自己和Karry在一起才是最不靠谱的事情,不靠谱到让他产生只要说出自己怪物一样的能力之后,两人就一定会分手的想法。

  于是战胜了内心退缩念头的千智赫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约了Karry出来,一口气不带喘地叙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将自己的老底揭了个干净。

  “……我说完了,Karry学长你要是觉得我之前不尊重你或者说认为我是个怪物,就算是现在分手也……”千智赫对上Karry平静无波的脸,越说越心虚,全然没了来之前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

  胆怯与畏惧再次涌上心头,将他吞噬。

  “笨蛋。”谁料Karry直接赏了千智赫一个脑嘣,“分手这种话不要乱说。”

  “唔,是。”揉着被敲痛的脑袋,耷拉着脑袋的千智赫乖乖坐在椅子上,像个等着老师训话的小学生。

  Karry伸手摸了下千智赫耳朵上的助听器:“你真的能听到我在想什么?”

  “恩。”

  “我不信。你得拿出证据来。这样吧,你现在听我在想什么,然后重复一遍说给我听。”Karry双手环抱在胸前,对千智赫扬了扬下巴,示意他摘下助听器。

  这转折让千智赫一头雾水,却还是听话地将助听器摘了下来。

  他已经能够控制着只听取指定对象的心声,这时候可以将其他人的声音暂时排除在外。

  屏气凝神,千智赫听到Karry正在心中默念的话。

  听完之后,千智赫整张脸都红透了,像个圆圆的红苹果。

  “一定要说吗?”他难为情地问。

  “不说的话就证明你是在说谎逗我玩。”Karry挑眉。

  瞒了他这么久,不报复根本不是他的风格。

  千智赫无奈,只好支支吾吾地说:“我……我爱你,我能亲……亲你吗?”

  “当然能,来吧。”Karry顺着话张开双臂抱住脸红到快要爆炸的小学弟,主动把嘴送了上去。

  千智赫难为情地碰了两下。

  Karry当然不会满足于碰碰嘴唇,直接捞回要跑掉的小脑袋,摁着亲了一顿。

  “以后咱两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不用戴助听器。不过相对应的,我问你在想什么的时候,必须说实话。”终于亲够了的Karry对着正迷糊的千智赫说。

  “恩!”千智赫用力地点头。不过他立马想起了另一件事。

  “Karry学长,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什么?”

  “你之前真的喜欢我吗,我们好像没怎么说过话。”

  “……千智赫,你知道有个词叫一见钟情吗?”

  千智赫听到Karry内心郁闷的嘟囔声——我之前送的东西都白送了啊!

  想起自己丢了的钢笔第二天出现了崭新的同款,过生日时从马思远那里收到的双倍漫画书,想要看却没买到的摄影集第二天就凭空出现在自习室的书架上……

  原来不止他自己是个胆小鬼。

  千智赫若有所思地看着Karry,直接把对方看炸毛了:“不准用那种同情的眼光看我!”

  果然,Karry学长是个好人。

  千智赫知道,自己以后都会毫无顾忌地在Karry面前摘下助听器。

  因为Karry不是那种口蜜腹剑的小人。

  虽然同样口是心非,但Karry学长是个好人。

  一个爱着我,不怕我的好人。

  千智赫抱住Karry,轻声说:“以后我有什么想法,一定毫无保留地告诉学长,一定。”

  他的头发被温热的手掌揉乱,耳边传来一声轻柔近不可闻的“恩”。

  

  

 -完- 

  

 

*十一二岁的时候,青少年耳道发育完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秋节快乐~

迟来的一发小甜饼?

速打无逻辑,大家吃月饼开心就好


(这么多天终于有时间写东西了,试着复健)



【√】

DAY.24一个角色的内心戏(?)

 30 Days about KJ 目录(←关于文章的一些想法在这里汇集)




 
评论(62)
热度(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