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一样的你

%注%

1.部分生活习性等违背常理,勿追究

2.种类不同也是可以谈恋爱的,更何况还是同一个科

3.段落式短文

4.无可上升

 

-1-

 

  每回到了秋天,森林里都格外热闹。

  谁也不想在冬天大雪封山的时候一觉醒来却没有东西可吃而憋屈地饿死,所以秋天的时候,凡是冬季里要冬眠的动物都忙碌起来,每天出门都在觅寻储存粮。

  夏常安和赵祯是第一次跟着哥哥们出来找过冬的粮食,赵祯安稳,一路上不吵不闹,乖乖跟在哥哥们身后帮忙接松果,但夏常安不一样,仗着运动神经发达,蹿上蹿下,恨不得直接上天去,直到把三哥林惊羽给惹毛了才消停一会儿。

  “这个没有剩下的果仁了。”Karry把嗅过的松塔拍到一边。

  夏常安将一枚松籽塞到嘴里嚼着,含糊不清地问:“大哥去哪里了?从今早就没看见他。”

  “还用问?当然是去找花栗鼠了。”Karry哼声,对于大哥一大早把他拍起来交待今天由他带队找粮食的事情颇为不满。

  “那我能去看看灵均吗?”赵祯从上面的树桠跳下来,坐在Karry旁边问。

  “不行。”Karry拉长了脸。

  刚去存了一趟食物的林惊羽爬上树来,听到哥仨的对话,抿着嘴直乐呵:“别跟你大哥学,等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了,随便玩去。”

  说完伸出爪子拍拍赵祯的小脑袋:“千智赫今天没来找你二哥,他烦着呢,别恼他。”

  “谁烦着了?!”

  赵祯缩在林惊羽身后,捂住嘴巴笑得直打跌。

  

-2-

 

  瓜果繁盛,动物纷纷长膘,无论素食动物还是肉食动物,都能在秋天的时候饱餐一顿。

  但吃多了肯定会不消化,这条定论到了各种生物身上都实用。

  林惊羽嘴里含着一大把松仁,正往存储粮食的洞穴跑,远远看到一只花栗鼠蜷在果树下一动不动。

  “恩嘁!”那花栗鼠的尾巴无力晃动一下,露出了顶部的七个白点。这下林惊羽是认了出来,含混喊了一嗓子就转弯往果树底下跑去。

  跑到花栗鼠旁边,林惊羽把松仁吐到地上,拿爪子轻拍他的脸:“小七你怎么了?!快醒醒。”

  小七艰难地睁开双眼,用虚弱的声音回答:“我肚子……好难受……”

  “吃错东西了?不小心吃了毒草根吗?”林惊羽把爪子叠在小七按肚子的爪子上。

  “唔……我……”没等小七说出个所以然来,一只花栗鼠从旁边的草堆里钻出,没好气地说:“他就是吃多了!惊羽你不用管他。”

  “吃多了?!”林惊羽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小七的肚子。

  “你也不看看旁边有多少果核。”易烊千玺简直要被这个弟弟蠢哭,还没下面的两个弟弟懂事。

  林惊羽这才注意到旁边的果核,粗略一数,不下五个。

  再看看比起自己还要小上一半的花栗鼠,林惊羽认命地帮他揉起了肚子:“下次少吃点啊,果子又不会跑。”

  被大哥狠狠瞪了一眼的小七委屈地蹭进林惊羽怀抱里,两只黑豆眼染上一层委屈的晶光,长长的尾巴卷成一团:“呜呜呜,还是惊羽你对我最好啦。我下次一定一定一定不会吃这么多的。”

  林惊羽好声好气劝着,温柔地抚着小七的背,一下又一下地顺毛。

  易烊千玺气哼哼地甩尾巴走掉了。

  弟弟不听话还胳膊肘往外拐怎么办?

  

-3-

  

  树梢上还繁盛的叶子都逐渐转了个颜色,由翠绿的曼妙女子变成了皱巴巴的黄色老婆子,最后寿命燃尽,一阵秋风吹来,晃晃悠悠地掉到地上,铺成一席长长的地毯。

  土壤本就松软,又铺上这么一层还没开始发干的落叶,小型动物从上面略过的时候几乎听不见脚步声。

  易烊千玺从自家洞穴里跑出,爪子刨土稍微掩盖一下,正要从旁边拖过一些枯枝败叶挡洞口的时候,伴随着一声欢快的“千玺”,他啪叽一声被扑在了地上。

  仗着身姿轻盈还有落叶减音buff加持,再怎么蹦蹦跳跳也没啥声的王俊凯偷袭成功,乐呵呵地伸爪子媷易烊千玺头上的毛,一道道地描画着背上五道黑褐色的条纹。

  易烊千玺气得直哆嗦,爪子费力地捂住嘴巴,小肥脸痛到扭曲:“王俊凯!我的门牙要是磕掉了你怎么赔?!”

  王俊凯吓一蹦,忙从易烊千玺身上跳下来,把扑在红黄叶子里几乎要融为一体的易烊千玺翻过身来,讨好地用尾巴裹住他:“你要是门牙磕掉了,以后我把坚果给你咬碎了喂你啊。”

  情话满分的王俊凯并没有得到一个深情的眼神或者互磕门牙的吻,反而被易烊千玺狠狠地抓住尾巴。

  然后拽下了一撮毛。

  一撮毛。

  “吱!!!”

  惨叫喧天,头顶树梢挂的一片黄叶被震落,晃悠悠地落在王俊凯头上。

  秋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爱叛逆伤透我的心。

 

-4-

 

  栎树的叶子像是细长的半圆花瓣插在一起拼凑起来的,到了秋天,叶子转为红褐色,簇成一团,比花还好看。

  不过谌浩轩来这里不是为了看风景的,他扒拉开簇在一起的栎树叶子,露出里面的三颗橡果。

  他木着一张脸,把橡果都摘下来,板板正正地排列在树干上,然后跳上另一根树杈,又扒拉出两颗橡子,一手一个挨着塞进颊囊里,蹦到一开始的树干处,把两颗橡子吐出来和原来的三颗橡果排在一起。

  这棵栎树能摘的橡果剩的不多,再想摘两颗还得跳的高些。

  谌浩轩后腿一蹬,噌噌两下就爬到了更上面的树桠。

  结果这次等他鼓着颊囊回来的时候,他原先摆好的五颗橡子都不见了。

  留在原地的是一只正捧着橡子猛啃的松鼠。

  谌浩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冷冷地说:“你挡路了。”

  本意是想看谌浩轩发火的夏常安成功破功:“你不应该骂我吗?”

  “我为什么要骂你?你已经把它们存到颊囊去了,我不可能从你嘴里抢东西。我体型只有你一半大,在树上的战斗力也比不上你,我为什么要浪费力气去骂你?把你激怒了来打我的话,并不划算。”谌浩轩抬起前爪比划了两下双方的体型差距。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夏常安把啃了一半的橡子往前一推:“算了,还你吧。”

  谌浩轩扫了眼橡子,继续面无表情地回答:“你啃东西啃的不规律,这橡子上的牙印很难看,你的门牙不整齐的概率偏高。”

  “你才门牙不整齐啊!我的门牙整齐的很!”夏常安张大嘴巴,两颗门牙整齐地排在一块,在透过叶片的阳光下闪烁发光,别误会了,不是什么镶钻的牙,纯粹是吃了东西后牙齿上有唾液,水光多。

  谌浩轩还是那张棺材脸,漠不关心地说:“哦,那就是你个人问题。”

  夏常安觉得自己没法跟这只花栗鼠继续对话,他从颊囊里把橡子都取了出来,扔到谌浩轩脚边:“还你!”

  谌浩轩拿起一颗,两只爪子捧起举到眼前,像是在观察什么。

  夏常安不满地张嘴要教育一下这只完全没有萌样的花栗鼠,结果被一颗飞来的橡子彻底堵住了嘴巴。

  “你很吵。”谌浩轩扔完橡子,搓搓爪子,三下并两下蹿下树去。

  夏常安吐出嘴里的橡果,愤愤地抓起树干上的橡果往谌浩轩方向扔去。

  当然,谁也没砸着。

  有时候,体型大小真的不是决定性因素。

 

-5-

 

  到了傍晚的时候,森林里到处都是匆匆往家赶的身影。

  夕阳西垂,给草树染上一层暗红色的釉。

  为了储存越冬粮,千智赫带着家里最小的弟弟屈灵均跑了很远的路,除了要找粮食,更重要的是带着弟弟认路。

  再晚些时候昼伏夜出的动物就要出来了,对于花栗鼠而言,晚上并不是愉快的玩耍时间,他们得快些回到自己的洞穴里,挡好洞口,抱着尾巴准备睡觉。

  屈灵均虽然听话,但小孩子天性难改,今天跑的稍远一些就玩的不亦乐乎,两人险些耽误了回家的时间,好在最后还是在太阳落山之前赶了回来。

  挪开洞口的干草,千智赫让屈灵均先进去,自己在后面巡视一圈周围环境才钻回洞里。

  “终于回来了。”易烊千玺听到洞口窸窸窣窣的声音,率先跑来观察,看到是弟弟们就上前帮忙一起把洞口堵死。

  “恩。跑的太远了,回来时间有点长。”千智赫揉揉屈灵均的小脑袋,“灵均有些累了。明天我带着他在周围转转找找果籽之类的。”

  “行,你记得把小七也带去。这傻小子今天又吃撑了肚子。”说话间下到洞穴底部,是宽敞的空间,能轻松容下十只花栗鼠。

  此时谌浩轩正把当晚饭的梨子和松仁按列摆放,而小七则头顶着一颗苹果面壁,背后大尾巴没精打采地耷拉在地上。

  易烊千玺走过去,拍拍小七的背:“行了,今天先到这,把苹果吃了就睡觉去。”

  “谢谢大哥!”小七兴奋地翘起尾巴,头一低,苹果骨碌碌滚到脚边。

  酒饱饭足,一家五口凑到一起,在谌浩轩的要求下按顺序排队躺倒在地。

  把尾巴盖在肚子上,易烊千玺阖上眼睛,轻声对家人说:“晚安。”

  “晚安。”

  此起彼伏的声音淡去,洞穴里只留下阵阵细小的呼噜声。

 

-6-

 

  清晨第一束阳光洒下来,赋予了森林崭新一天的活力。

  早早睁开眼睛的赵祯和三哥打了个招呼,便蹦着出了家门。

  半路找了棵松树剥出一堆松籽塞在颊囊里,赵祯冲着熟悉的空心倒木继续狂奔。

  他蹲在倒木上,把松籽放在脚旁一遍遍数着。

  数到第十遍的时候,眼角余光一直看着的洞穴口被挪开了障碍物,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钻了出来。

  “灵均!”赵祯忙不迭地挥着前爪叫唤小花栗鼠的名字。

  “赵祯?!”屈灵均正要抖掉身上粘的草屑,听到赵祯的声音,忙跳到倒木树杈上,“你怎么这么早就来啦?”

  “我跟三哥说了,今天我跟你一起找吃的。”赵祯用尾巴把松籽往前扫了扫,推到屈灵均面前,“先吃点东西吧。等会儿我们去旁边的栗子树转转。”

  “好呀,等我跟我二哥说声。”屈灵均正要转身,却听见树下传来叫声:“我知道了,你们两个注意安全。”

  赵祯歪头,只见千智赫正和小七一起在掩洞口。

  得到长辈号令的屈灵均欢快地吱吱叫了两声,把带出来的杏子递给赵祯一颗:“给,我昨天去外面摘的。”

  赵祯接过杏子,一边看着眼前屈灵均吃的欢快,一边把他头上粘的几缕草丝抓了下来。

  屈灵均杏子啃到一半,感觉到赵祯的爪子正搭在自己头上找草屑,亲昵地蹭了蹭。

  赵祯捏了两下屈灵均随着咀嚼一颤一颤的耳朵,也跟着啃起了杏子。

  

-7-

 

  无论到了哪里,带孩子都是个力气活。

  Karry简直受够了经常跑没影的夏常安,王俊凯带着林惊羽去摘胡桃了,他却半天找不了吃的,全耗在找弟弟上。

  正巧,带着小七的千智赫也来到了这边:“Karry?就你一个人吗?”

  “不,还有常安那个小混球。”Karry皱起眉头。

  想想也知道是小松鼠耍皮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同为哥哥的千智赫对Karry有着百分之百不掺水的同情。

  “别担心。小孩子爱玩了点,等会儿就回来了。”千智赫跳到Karry眼前,尾巴安抚性地缠上他的尾巴,“我跟小七正好也要找吃的,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啊。”

  “行吧。”Karry闷闷地应声,圆圆的脑袋上因为皱眉而堆起的褶子轻了许多,“谢谢你,千智赫。”

  “客气啥。”花栗鼠友善地伸出前肢,试图给垂着脑袋的松鼠一个拥抱,却发现因为体型问题没办法完全抱过来,只好象征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以前怯懦不敢说话,还是多亏了你才变成现在这样的。相信我,你是个好哥哥。”

  Karry一秒回归傲娇模式:“那当然。”

  一旁啃果仁的小七转过了脑袋,和地上路过的梅花鹿大眼瞪小眼。

 

-8-

 

  阳光正好,秋意正浓。

  这是收获的季节。

  

-9-

  

  树上的叶子将要落尽的时候,风也褪去最后一丝温度。

  阳光照过的岩石再难有往日的灼热,地上的丛草都漆上灰败。

  秋天已经随着潺潺溪水远去,冬天伴着呼啸悄然降临。

  在秋日里从这棵树蹦到那棵树的松鼠很快在森林里销声匿迹,他们都钻进了自己温暖的小窝里,数着堆砌成山的果子和果仁,准备一场漫长的冬眠。

  屈灵均把自己长期储备在颊囊里的枣子给了赵祯,两只小的在倒木上坐了半天,尾巴垂下去,无声缠绕在一起。

  直到千智赫和Karry道别以后回到家门口,才把两鼠从依依不舍中唤回神来。

  不远处被林惊羽送到洞穴处的小七蹦到他后背上,张嘴咬住林惊羽的脑壳,然后又跳回地上:“这样你就牢牢记着我了。”

  沾了一脑袋口水的林惊羽忍俊不禁,拿尾巴轻柔地裹住小七的小脑袋:“恩,这样你也记住我了。”

  林惊羽急匆匆往家里赶,结果在树下撞上了正在分松籽的夏常安和谌浩轩:“玩完了就赶紧回家吧。”

  “知道了,三哥。”

  夏常安把最后一颗松籽拍到谌浩轩嘴里:“好了,咱们一起摘的就这些,你一半,我一半,每天一颗,吃完了就能见面了。”

  “恩。”谌浩轩低头不说话。

  夏常安哼哼唧唧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将花栗鼠整个圈在怀里:“我等你。”

  “恩。”谌浩轩埋头在夏常安怀里,闷声回答。

  寒风卷落枝头最后的残叶,冬天,到来了。

 

-10-

 

  当然,冬天大家也不是一直在睡觉,只是因为外面没有粮食还冷不愿意出去罢了。

  初冬时期环境较为安全,偶尔出去见面约会看雪也无失为一种情趣。

  带着一身寒气回到树洞里的王俊凯捏着手里的一撮毛,得意地笑。

  气哼哼地啃着花生仁的易烊千玺表示,这个冬天他再也不出门了!

 

-11-

 

  天空中飘落白色的雪花,森林银装素裹。

  洞穴口已经被连日的大雪堵的严严实实,狂啸的北风穿过树梢,传来鬼唳的叫声。

  然而在洞穴里沉沉睡去的松鼠和花栗鼠们已经听不到了。

  他们和家人凑成一团,毛茸茸的大尾巴互相搭在身上,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可能是在做和坚果相关的一场美梦。

  也可能是梦见了越过冬天以后,春暖花开,又可以和心爱的鼠互磕门牙了吧。

 

 

-完-

 

 

 

小贴士:松鼠和花栗鼠多在春夏季发情,发情期约为两个星期左右。:-D

 

(小皇帝和灵均的配对随便打了个祯灵,感觉写起来挺仙气的恩)

【√】

DAY.26写一个跟家族有关的故事(美满或是破裂都好(ry

 30 Days about KJ 目录(←关于文章的一些想法在这里汇集)

 
评论(83)
热度(528)
  1. Strawcherry油炸食品旺旺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