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ef

%注%

1.架空无脑小甜饼,随便吃一吃

2.速打,行文粗糙未修缮,就当粗粮饼吃吧

3.勿上升真人×3

 

  ——Action.

 

  这不是王俊凯第一次搬家。

  出于王源的再三圌保证,王俊凯才肯搬进这个据说是保安性极好的别墅区。

  对于这个安全性,王俊凯保持着怀疑态度。上次他住的地方的保安性也是被中介吹出了花,结果照样被Anti粉揪了出来,门口都被扔上了和谐物。这次住到这里,纯粹是看在和王源多年交情上,不然他是不可能住进来的。

  抬头扫了一眼正在整理行李的两个助理,王俊凯又低下头,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

  人红是非多,作为当红炸子鸡,王俊凯走到这个地步,数量庞大的黑粉功不可没。一开始还会因为黑子的话和行为难过上一两天,现在坦然接受了这一点,毕竟谁也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肯定与支持。更何况黑子越多,说明他越火,这就是娱乐圈的现况。虽说有着正面的影响,但是负效果还是很多的,比如已经搬了不知道几回的家。

  中二少年王俊凯看着自己飘在HOT榜上的相关话题,晃着脑袋,撇嘴:“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啊~烦恼啊~”

  刚好走进屋里的王源毫不留情地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了王俊凯的脸上,相信他,这是让祸害闭嘴的最佳方式。

  没等王俊凯吆喝,王源就先开了口:“新剧本,志怪类。半个月后开拍,你是男一,今天晚上去跟导演和制片见面。”

  王俊凯扒拉下盖在脸上的剧本,对着封面读了出来:“有、妖。这名字真是简洁明了、大方清楚啊,是有多偷懒才会取出这么个名字。”

  翻了个白眼,王源知道这时候最好不要接对方的话头:“对了,千玺今天也去,他接了男二。”

  “哦。”王俊凯丝毫不惊讶地回了一声。

  这不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第一次合作,如果一定要数次数的话,王俊凯会不耐烦地说N。

  出道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演了同一部电视剧,王俊凯男一,易烊千玺男二。从那次以后,几乎是有王俊凯的出演也就会有易烊千玺的面孔,加上两年前公司为两个人量身定制了一个系列探险剧,在公众面前,他们两个几乎完全是捆绑出售。

  一开始会起腻是肯定的,但是后来发现。跟熟人合作比跟初见的人合作强多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在片场看到对方的面孔,关系也上升到了密友。

  “说起来这套房子还是千玺跟我推荐的,他说他假期的时候一般会住在这边。”

  “挺好的啊,假期找他玩。怎么样,经纪人圌大人,要不要考虑给我放个小长假啊?”

  “考虑你个大头鬼,给我滚去背台词去!”

 

  半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新片如约开拍。开拍前一天,等在机场的王源接到了让他想要摔手机的电话:“那啥,我空气清新剂不见了,等我找着了再去,改签吧。”

  王俊凯作为一个处圌女座,他有两个毛病,一个是强迫症,另一个就是洁癖。

  洁癖到什么地步呢?洁癖到他认为酒店的空气都是不干净的,必须喷上他专用的空气清新剂。

  可是偏偏王俊凯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毛病,那就是丢三落四。对于这件事,王俊凯之前一直喊冤,天知道入圈以前他压根没有这个毛病。

  之前乱七八糟各种东西王俊凯都丢过,这次好死不死轮到了他宝贝的要命的空气清新剂。

  王源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公司提出给王俊凯换一个经纪人的要求了,再这样下去他绝对会被王俊凯这个混蛋气到英年早逝!

  本来是同航班的易烊千玺见王源几欲抓狂的表情就知道王俊凯那家伙又闹出了幺蛾子:“王俊凯又干什么了?”

  “他竟然因为空气清新剂找不到了让我改签啊啊啊!!!”王源倒在座位上生无可恋。

  “之前一块去法国的时候定制的那个空气清新剂?”易烊千玺显然也是知道王俊凯的尿性。

  “就是啊,之前订的那批就剩最后一瓶了,新的还没到。”

  易烊千玺拽下旁边正在玩游戏的刘志宏的一边耳机:“这次有带清新剂吗?”

  “带了啊。不是你说……”

  “那就行。”干脆利落地打断刘志宏接下来的话,易烊千玺贴心地把耳机给他戴回去。刘志宏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继续自己在游戏里的征程。

  “让王俊凯赶紧过来吧,我这里带了,之前他给过我几瓶。”

  “天啊小千千,你是我的救星啊!源哥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全宇宙才会在这辈子遇到你啊!”王源此刻格外想和刘志宏交换手下的艺人,能带易烊千玺这样的艺人,二文不要太幸福!

  在得知有备份之后的王俊凯终于在检票前赶到了机场,一来就给了易烊千玺一个熊抱:“太给力了。”

  “知道就好,下回可别这样了。”易烊千玺状若自然地揽住王俊凯的肩膀,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到零,胸腔紧贴,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接触的肌肤透着热意。他在心里满足地喟叹。

  “反正有你在。”王俊凯无赖地笑着,双眼眯成了两条线。

  就跟两个人合作一样,这已经不是易烊千玺第一次做王俊凯的后勤补给。自从有一次王俊凯丢了手表而易烊千玺恰好有同款后,王俊凯就提出了资源共享的协议,也就是两个人买什么都给对方买一份。一般人听了这个要求基本上都会很为难,要知道当时他们两个也没熟到可以睡一张床的地步,但易烊千玺听了之后只是无奈笑笑就同意了。

  这次王俊凯没直接问易烊千玺带没带纯粹是因为他知道易烊千玺惯常不用这东西也就没抱什么希望。谁料这次偏生巧了。

  

  接下来的行程就同他们过往一样,在影视基地和酒店之间往返,每日忙忙碌碌。

  这次的剧集不长只有十几集,集中拍摄两个月就能杀青。

  王俊凯饰演一名捉妖师,剧情就是说他一直以来惩恶扬善四处除妖,云游时偶然遇到了女主擦出了爱的火花,之后的故事涉及了女主的身世之谜,男二女二男三女三等等错乱的关系,以及诸多奇形怪状的妖怪出来捣乱促进感情,最后杀了大BOSS两个人相亲相爱Happy ending。

  不算是有新意的故事,但剧情紧凑引人注目,加上有颜值和人气加持,也算是一部不错的电视剧。

  而易烊千玺就是引发男主对妖怪到底该如何判断邪正的思考的男二,一只狐妖。

  虽然有后期加持,但易烊千玺还是得拖着白色的毛绒尾巴演上几场,期间没少被王俊凯摸着尾巴调笑。易烊千玺基本上懒得理他,跟幼稚鬼计较只会让自己也智商下降。

  剧组的日子不温不火的过着,期间基本没什么大事,倒是王俊凯丢东西越发频繁了起来。

  “牙刷、鞋垫、毛巾、手链、抱枕、游戏手柄、墨镜、须后水、啃了一口的苹果、指甲刀……你算算你到底丢了多少东西啊?!”王源简直不能理解王俊凯丢三落四的毛病,都多大的人了怎么什么都乱扔?!之前还好,隔上个一周半个月的才会丢点东西,自从来了剧组之后就加重了,几乎是天天丢东西,有时一天还不止一样。

  “闭嘴啦。”王俊凯不耐烦地掀起床单,试图寻找睡觉前还放在一旁的道圌具手套,当时因为觉得好玩就跟道圌具组要了过来,谁知第二天就不翼而飞。

  王源气哼哼地坐到沙发上:“有时间横你倒是认真想想到底扔哪去了,总不能是被偷了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王俊凯被王源的话一下子触到了脑子里的弦,他停下了翻找的动作,站在原地凝神思考了起来。

  自从他进圈以来这已经是第八个年头,这八年他断断续续丢过很多东西,因为都不贵重也就没深思过,毕竟他每天东奔西跑丢点东西很正常。可这阵子这么频繁的丢东西就不太对头了,今天上午没他的戏,从昨天晚上回来就没出去过,那手套也只可能在这个房间里,可是翻遍了都没有找到……

  “王源,跟经理说把昨天晚上走廊的监控调出来。”

  “又不是真的有……不会吧?真的进贼了?”

  “赶紧去别啰嗦。”王俊凯知道自己的想法不靠谱,但是排除所有不可能之后,看似最不可能的就会成为可能。不然该如何解释凭空消失的手套?

  这事显然是闹大了,刚拍完回酒店的易烊千玺也被装扮好的王俊凯一出门给顺走去看监控。

  易烊千玺也不恼,即使他现在有些疲倦:“你真的觉得是进贼了?那他为什么只拿走了手套?”

  “说不定是粉丝或者黑子做的。”王俊凯的声音透过口罩传出来,带着几分沉闷。

  易烊千玺不置可否,任由王俊凯拉着自己往前走。

  结果出乎王俊凯意料,昨天一整夜直到第二天王俊凯醒来的时间段里,没有任何人来到过他房间门前,更别提进去偷东西了。而房间里的窗户经过检查也没有从外面撬开的痕迹。

  简单点说就是不可能犯罪。

  王俊凯看着自己昨天发在微博上的照片,图中只露出了他戴着手套的右手。

  排除了把手套带回去是幻觉的可能性。

  不怪王俊凯疯魔的想法,只怪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蹊跷。

  “回去再找找看吧,说不定在房间的角落里没看到。”易烊千玺拍了拍他的肩膀。

  如今毫无他法,王俊凯只能接受易烊千玺的建议。

  手套倒不是多宝贵的东西,重要的是他得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这回王俊凯自己不找了,也不让刚才帮忙找手套的王源插手,他让易烊千玺帮忙,连同刘志宏和胖虎一起,每个人都把房间翻一遍。

  王俊凯抱臂站在房间门旁,凝神思考。

  结果没等他保持姿势几分钟,刘志宏就从卧室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双手套:“我说你多大的人了,手套就在床垫下面你竟然找不到?!”  

  “不可能!!!我之前把床垫都掀起来了!!!”王源冲过来,一脸不可置信。

  刘志宏把手套扔给了王源:“肯定是你看漏了,不然我从哪里找到的?”

  “找到了吗?”易烊千玺从书房走了出来,恰好看到被扔进王源怀里的手套,“这么说来根本没有贼啊。”

  “就是啊,某人丢三落四大惊小怪。”刘志宏瞥了正眉头紧蹙的王俊凯一眼。

  “没事就好。这样的话,小凯我们先回去了。”之前赶夜戏没能好好休息的易烊千玺眼角眉梢都透着倦意。

  王俊凯没吭声,只是点了点头。

  “千玺你们快回去休息吧。这次多谢了。”王源从自己是不是眼瞎的沉重打击中回过神来。

  易烊千玺走过来,轻拍了一下王俊凯的背脊:“你下午还有戏份,别在这纠结了。”

  被易烊千玺拍过的地方泛起些许热意,就像以往每一次接触一样。王俊凯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王源也没久留,见王俊凯表情不对就没有吐槽他,把手套放在桌子上就走了,同时不忘提醒他下午出门的时间。

  王俊凯凝神看着那副手套,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头。

 

  这诡异的状况还在继续发生。不过王俊凯学乖了,不管丢了什么都不找别人帮忙,他之后又私自去调过一次录像,为了他丢了的剧本,然而还是什么人都没有。

  最奇怪的是,如果这件东西他急着用的时候,那件东西就会像凭空冒出来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种感觉,就好比有个看不见的小精灵,调皮捣蛋偷了你的东西,发现你着急上火又心虚地送回来。

  “想多了吧王俊凯。”王俊凯一边喃喃一边晃了晃脑袋,试图把不着边际的想法晃出去。

  “什么想多了?”易烊千玺走过来,递给王俊凯一瓶水。

  “没事。”王俊凯接过水瓶,拧着水瓶盖问:“千玺你说我是不是得了健忘症啊?”

  “说不定就是更年期。”易烊千玺见王俊凯拧个盖子都心不在焉使不上力气,干脆拿了过来自己帮他拧开。

  “不可能啊,我才二十五好不好?!像我这样风华正茂的小年轻怎么可能是更年期呢?!一定有问题。”王俊凯手里又被塞回了水瓶,不过这次已经被打开了盖子。

  王俊凯突然从座位上直起身子,一把拉住刚刚沾之即离的手:“你说这世界上不会真的有妖怪或者精灵之类的吧?”

  易烊千玺感受着两人掌心相对的地方传来的温度,嘴角上扬:“谁知道呢。”

  “那看来是没有了。”王俊凯松开手,遗憾地摇了摇头。

  “恩?我可没说没有啊。”

  “你看我这么好看的人都不是妖精,那也没人能当妖精了。”

  ……什么逻辑。

  即使早就习惯了王俊凯抽风中二的言行,易烊千玺的嘴角还是抽搐了一下:“是是是,女王陛下。”

  这么说着,王俊凯直接摆谱了,水瓶往旁边一放,翘起二郎腿,手臂搭在椅子两侧,下巴扬起,语气不屑地说:“既然来了,把宝石留下。”

  易烊千玺一拳敲了过去:“你霍比特人看多了喂!”

  这一敲王俊凯立马变回了原形,软下身子蹭到易烊千玺的肩膀上:“哎,千玺啊,我觉得你跟那狐妖就挺像的啊,整天跟个小狐狸样似的。”

  身体一僵,旋即又放松下来:“瞎说什么,笑的真猥琐。”易烊千玺状似不满地推开靠在他肩头的脑袋:“哪凉快哪呆着去,我要背台词。”

  “哎呀我知道你都背过了,千玺~陪我玩会儿啊~”五岁老王闪亮登场,死皮赖脸地缠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直接把剧本砸到了王俊凯的头上。

 

  丢东西的状况还在继续,王俊凯索性无视了这无法解释的状况,他每天拍戏累到只想和床整日亲密接触,没那么多闲心去管这没头没脑的事情了。再说了,反正急着用的东西只要一说就会冒出来,何必呢?就当养了个小精灵吧。

  两个月的时间,王俊凯丢的东西已经可以列一个长长的清单。

  王俊凯以为也就是这两个月了,毕竟过去从来没丢的这么频繁。

  显然过去一去不复返了,因为王俊凯回到家以后,家里的东西也开始丢了。

  是的,就像之前一样,一夜间不翼而飞的东西以及没有人出没的监控录像。

  “……我觉得我被诅圌咒了。这压根就不是什么调皮的小精灵,是恶魔还差不多。”刚把楼上楼下翻了个遍试图找到眼药水的王俊凯捧着一杯奶茶,对着来串门的易烊千玺嘀咕。

  “别多想。”

  王俊凯兀自说了下去:“说起来自从搬家之后就是这样了,去剧组前那半个月也是在丢东西,不过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搬家后东西放的太乱一时没找到,可这次回来以后我还是没找到!根本就是丢了!”突然,王俊凯抬眼看向易烊千玺:“千玺,这个房子之前没有什么恐怖传闻吗?比如会自己消失的家具之类的。”

  “别整天疑神疑鬼的,你是它的第一任住户,哪来的丢失的家具,你看你这沙发不是还好好地摆在这吗?”易烊千玺说着拍了拍座下的沙发。

  “是不是这块地有地缚灵啊?”王俊凯开始搜罗自己看过的玄幻小说里的情节。

  “你现在就像个傻瓜灵一样在这里碎碎念。而且地缚灵怎么可能跟着你去剧组啊?”

  “有道理。那到底是什么呢?妖怪?土地公公?”

  “你怎么不说土地奶奶呢?”

  “废话,你在小说里看到过土地奶奶吗?”

  “小说不也是人编的吗,怎么就不能有土地奶奶呢?”

  “肯定不能啊,你想想看啊……”

  话题成功走偏。

  插科打诨嬉闹了一天,易烊千玺顺势应了王俊凯的要求留下来住一晚,同时帮忙留意丢了什么。

  被王俊凯带着从楼下拍到楼上,易烊千玺翻着手机里的照片:“你不会每天都这么干吧?”

  “没。就做过两次,说起来也奇怪,那两天都没丢东西,不过第二天就会翻番地丢。就跟报复我一样。”

  易烊千玺笑了一声,趴在床上继续看照片,看着看着,蓦地停下了划动页面的动作,定睛在图上的一点:“这个……”

  “怎么了?”刚洗漱完的王俊凯走到床旁,俯身看向手机屏幕。

  被迎面的沐浴露香味充斥鼻息的易烊千玺皱了皱鼻子,放大了图片,点着一处说:“这是不是之前我给你的那个?”

  顺手拿过手机,王俊凯点头:“是啊,就是当初你送我的手办。我先去把洗手间的照片拍一下。”说着转身往回走。

  为了防止易烊千玺不小心移动了客房的东西,王俊凯选择和易烊千玺睡一张床,什么洁癖在好兄弟面前都见鬼。

  然而王俊凯完全忘了就是一起长大的王源都没跟他一起睡过,理由就是王俊凯说他有洁癖,杜绝同床。

  易烊千玺回想着刚才看到的摆在电脑桌前的海贼王手办,颊上梨涡浅浅,像是盛了春日清甜的花露。

  那是他在王俊凯十七岁生日的时候送出的礼物。

  他比王俊凯小一岁,十六岁那年和王俊凯一起成为了练习生,一年后一起出道合拍了电视剧,各自有了专辑。算起来,这已经是他们相识的第九年。没想到当初第一次送王俊凯的礼物他至今还留着。

  “这家伙……”易烊千玺抬手盖在自己的双眼之上,挡住了灼目的灯光,也挡住了眼底挥之不去的阴霾。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易烊千玺就被王俊凯从床上拽了起来,懵懵懂懂地从楼上对照到楼下,最后发现什么都没丢。

  “果然,我就说吧。千玺你明天没事吧,要不今天继续在这里睡啊,我跟你说明天你就会看到更多的东西丢了的。”

  “啊没事……”

  “那就说定了。”一锤定音。

  易烊千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

  要不是昨天晚上离王俊凯太近,为了控制体内叫嚣着要扑上去吸取所需的冲动,易烊千玺直到快要天亮才迷糊了一会儿,结果不到七点就被王俊凯叫醒。再待一晚上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点啥。

  可惜木已成舟。

  易烊千玺残念地看着正在厨房准备早饭的王俊凯,怀里的抱枕被揉捏成一团。

  打了个哈欠,易烊千玺为自己昨天晚上没能补充的精力而哀叹。

  大混蛋,不拿你一屋子东西我就不姓易!

  说归说,隔天王俊凯也没有丢多少东西,就是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枕头和上身的小背心都不见了而已。

  幸亏他睡觉虽然不穿睡裤,但也不会脱掉内圌裤直接果睡,不然让易烊千玺看到他果奔的样子就太尴尬了。

  不过我这身材也还不错啊。王俊凯瞅了瞅自己的四块腹肌,往旁边一歪头,正好看到了易烊千玺卷起的睡衣下露出的小腹——八块。

  王俊凯愤恨地戳了戳易烊千玺的腹肌。

  恩,手感不错,再戳两下。

 

  习惯成自然,丢着丢着王俊凯就当是生活乐趣了。

  仗着和易烊千玺住得近,王俊凯不是哄对方来自己家住就是跑到易烊千玺家门口去收留,只不过在千总义正言辞的拒绝下,两个人再没睡过一张床。

  说不失望是假的,可王俊凯依旧乐此不疲。

  他享受待在易烊千玺身边的感觉,就好像两个人骨血交融,天生合该在一起,暖洋洋的舒适感足以充斥四肢百骸,冲刷所有奔走工作的疲惫与倦怠。

  “我爸妈说给我生了个弟弟。”这天两个人正捧着手柄在电视前不亦乐乎地奋战,中场时易烊千玺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恭喜啊。你爸妈厉害!”王俊凯竖起了大拇指。

  “谢啦。”易烊千玺侧首看着王俊凯,琥珀瞳深处古井无波,“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看看?”

  “啊?”王俊凯懵在了原地,一时间脑海里飞过了无数相同的弹幕——见家长见家长见家长见家长……

  “不去就算了。”

  “去去去当然去,咱这就走!”

  王俊凯也就这么随口一说,两个人当然不能说走就走,紧接着一部为期三个月的电视剧开拍,期间两个人还要去另外一部电影串场,根本没时间回易烊千玺的老家。

  而电视剧杀青的第二天恰好就是王俊凯的生日。

  因为这一段时间太忙,公司没有安排生日会,所以王俊凯邀请了一众关系亲近的朋友来家里开起了Party。

  一群年轻人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热热闹闹折腾了通宵。

  作为寿星,也是主要攻击对象,王俊凯半夜就被灌醉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一旁的易烊千玺看到王源和刘志宏都被人缠着胡闹,只能自己搀着王俊凯上楼休息。

  醉汉很沉,但易烊千玺不缺那份力量,轻松将他半扶半抱地带回了房间。

  把王俊凯放到床上,帮他脱了外套和鞋子,易烊千玺正要给王俊凯盖上被子,就听见王俊凯在叫他:“……千玺……”

  “我在。”易烊千玺顿了一下,又继续手下的动作。

  “嘿嘿,千玺~”王俊凯的声音有些含混低哑,只是房间里太安静,隔绝了楼下的喧嚣,足以让易烊千玺听清楚。

  盖好被子,易烊千玺并没有走开,他站在床旁,继续听着王俊凯醉酒后的胡话:“我最喜欢千玺啦啦啦~~~”

  “光知道嘴上跑火车。”易烊千玺嫌弃地嘟嘴,耳根却悄然红透。

  抬手一挥,易烊千玺将飞到手心的蓝牙耳机放到了口袋里:“让你乱讲,这个我拿走了。”说完转身离开,留下一个继续酒后吐真言的王俊凯在床上。

  关门的一瞬,易烊千玺叹息一声,一句“结束了”悄然散在空气中,再不可闻。

  宿醉的后果就是次日起床后的头昏脑涨,整个别墅就剩下易烊千玺这个没喝醉的独苗,多亏还有这么个清醒的人给他们叫了醒酒汤,顺带喊了所有人的助理过来接人。

  而王俊凯则被易烊千玺打包扔上了车。

  “说好陪我回家的。”易烊千玺不忘递过去一个三明治和一瓶温水。

  “是是是。”王俊凯扯开三明治的包装,下嘴咬了一大口。

  昨天除了吃东西垫肚子防止胃痛外基本没再吃别的东西,现在看到食物着实是饿了。

  “真该让你的粉丝过来看看你吃东西的蠢样。”易烊千玺按了按王俊凯鼓鼓的腮帮。

  傲娇地甩了一下头发,王俊凯继续大口吃大口喝。

  之前易烊千玺的妈妈为了安胎就回了老家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那里山清水秀东西干净也没有城市里的纷扰,直到现在还没肯回来,打算歇好身子再回去。

  下飞机后转汽车再转小三轮,加上最后步行半个小时后,王俊凯总算是见到了易家藏在山间的老宅。

  第一眼王俊凯就给点了赞,十分适合养老啊这房子。

  “按习俗,孩子百日要上山祈福一日,明天他们才回来,今晚就咱们两个住。”易烊千玺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好啊。”王俊凯跟着进了院里。

  习惯了城市里的烟云,这处山间别院何等悠闲。王俊凯东摸摸西看看,眼里写满新奇与喜爱。

  晚上易烊千玺做的野蔬野味更是让王俊凯连连点赞。

  生活不要太惬意。

  吃过晚饭,易烊千玺搬出了爷爷奶奶夏季纳凉的椅子放到小院里,初秋的夜晚卷着微凉的风,披一件外衣在院里看天倒也不冷。

  嘴里啃着山里新下的果子,王俊凯抬头望天,秋日的天空从白天美到了晚上,繁星闪烁,星河浩瀚。

  院子里除却咀嚼声只剩下了风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俊凯感到肩上一沉,低头一看,竟是易烊千玺的脑袋歪在了他的肩膀上。

  “小凯。”

  “恩?”

  “你爱我吗?”

  “啪。”

  刚咬了一口的香梨掉在了地上。

 直到入睡前,王俊凯都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当然是做梦,不然怎么会听到千玺之后也说爱我呢哈哈哈哈哈……个鬼!

  王俊凯,二十六岁小处男,今夜正式谈恋爱了。

  对象男,姓名易烊千玺,两小时前两个人还是好哥们。

  哦。

  哦你个大头鬼!

  王俊凯以为自己没有的少男心悄然炸裂。

  果然应该趁机跟千玺说一起睡的……孤独睡在客房的王俊凯回想自己被动告白成功后的举动,简直想骂自己傻瓜。

  趁胜追击才是真爷们啊,王俊凯你怎么这么怂?!

  王俊凯的思维世界就像是在放烟花,奇奇怪怪的念头到处窜来窜去,粉红泡泡飘来飘去。

  在本体差点炸成一朵烟花之前,赶路的疲惫将王俊凯拖入了黑甜的梦乡。

  但这一觉他没能睡多久。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耳边循环播放,王俊凯不耐地睁开了眼睛,结果对上了一条雪白的尾巴……尾巴?!

  惊坐起的王俊凯震惊地看着盘在自己枕畔的不明生物。

  爪子伸伸,后腿蹬蹬,蓬松的白色尾巴晃晃,这样的生物在耳边,不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才怪。

  “狐狸?”定睛观察了一会儿,王俊凯完全可以确定那团雪白就是一只狐狸,而且是一只幼年的白狐。

  王俊凯觉得自己需要去洗一下眼睛。

  这又不是什么志怪聊斋,不然半夜枕边怎么会多一只狐狸啊哈哈哈……

  “千玺,你快来我房间!”王俊凯捞起手机按下快捷键,低声让被吵起的易烊千玺赶紧过来。

  小狐狸听见声响,耳朵动了动,继续沉沉睡着。

  王俊凯莫名想到了自己一直以来丢的各种东西。

  所以说,没有小精灵,是一只狐妖干的?王俊凯觉得自己很有理由相信这个推断。

  不过之前没露面,怎么今天现形了?

  没等王俊凯多想,易烊千玺推开门走了进来。

  借着手机的光亮,易烊千玺看清了正盘踞在枕头上的小狐狸,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楠楠,别睡了。”话音落地,白毛团舒展开来,大眼睛也睁开,琥珀色的瞳孔和易烊千玺如出一辙。

  “哥哥~”软糯的孩童音色从毛团口中传出,尾巴一晃,蹦到了易烊千玺的怀里。

  一旁围观的王俊凯木在了原地。

  易烊千玺摸着正四处蹭来蹭去的小狐狸,面无表情:“抱歉,楠楠化形前法力被暂时封印,把你身上的气味当成了我的。”

  “……什么?”王俊凯张开嘴,艰涩地问。

  几个小时前还在耳鬓厮磨互诉衷肠,为什么突然之间画风就变了?

  说好的爱情故事怎么就变成玄幻小说了呢?

  王俊凯想,可能不只是需要洗眼睛,耳朵和脑子都得去洗洗了。

 

  “……所以说是你一直在偷我的东西?”王俊凯拿起易烊千玺摆在桌子上的一条手链,是他之前丢的那条没错。而剩下那些摆满桌子的东西,也都是他丢了的。

  “恩。”易烊千玺点头,手掌轻抚着怀里呼呼大睡的白狐。

  “就为了我溢散在上面的精圌气?”

  “对,都是你贴身用过的东西,自然沾上了你外泄的精圌气。”

  “不是说精圌气都是身体里的吗,怎么还能外泄?”

  “因为,那不是你的精圌气。”易烊千玺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双指摩擦间一簇火苗燃起又熄灭,“这都是我的精圌气,一直都被封印在你的身体里。”

  王俊凯眼底的明灭被火光一瞬间照亮,他一瞬间明白了为何他总是想要亲近易烊千玺的原因。

  因为他们体内流着共同的东西,只可惜,从来都不属于他王俊凯。

  “千年前你是一名捉妖师,奉命屠我狐族,谁成想我们两个一见如故,你下不去手,被师门严惩罚入轮圌回,你师父心软,取我精圌气化丹融你体内保你肉身不毁,不被妖怪染指,交换条件是允许狐族遁世。”易烊千玺难得说了一长串话,言语轻松,王俊凯却从中听出了过往的血圌腥。

  “……那你为什么又来取回去?”

  “楠楠到了化形期的关头,我九尾未复没有能力帮他炼丹护法,如今天地灵气稀薄,如果我不能帮他,凭他自己恐怕就是一个身毁的下场。”

  王俊凯向前走了两步,站到易烊千玺面前:“这就是你来到我身边的原因?”

  “对。本来我以为你这一世我可以偷解封印后慢慢拿走你的东西提出精圌气,谁知道楠楠化形提前,我只能引你住到当初封入精圌气的地方加快精圌气的溢散,然后……”易烊千玺没有说的是,每次他触碰王俊凯的时候,他也在吸走属于自己的精圌气。

  “我知道了,你把剩下的也一并拿走吧。”王俊凯张开双臂,一副予取予求的姿态。

  “不,我已经全部取回来了。”

  “所以你觉得是时候把真相告诉我了吗?顺便觉得我很可怜就虚情假意地跟我说一句爱?”王俊凯嘲讽地笑着。

  “不……”

  “那你还要什么,要的话就说啊。说完我也好走,不然赶不上飞机。”

  易烊千玺知道自己如今说什么都是错,但是手掌下楠楠温热的身体又在告诉他必须说:“……你的一滴精圌血。”

  王俊凯挑起了一边眉毛。

  “其实你不必……”易烊千玺的话没说完就被王俊凯打断:“要取就赶紧的,我好订机票。”

  易烊千玺抿紧了嘴唇,终究什么都没再说。

  于是隔天早上,王俊凯一个人离开了这里。

  来时有多欢欣幸福,去时就有多愤怒抑郁。

  刚开的宴席立刻就散了。

 

 习惯是件可怕的事情。

  王俊凯每天睁眼第一件事情还是去找自己有没有丢东西,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已经不会再丢东西了。

  “不错嘛老王,孺子可教也,总算是长大了啊。”在连续一年没有帮王俊凯找东西之后,王源倍感欣慰地感叹。

  王俊凯坐在沙发上翻着剧本,放着王源在一旁自说自话。

  “说起来你已经很长时间没和千玺接同一部戏了啊,粉丝都开始抱怨了。不过也没办法,谁让千玺接了外国的片子去澳大利亚取景长期拍摄了呢。这么长时间没见他,还挺想他的。”王源看到王俊凯手中的剧本,忍不住怀念起当初易烊千玺救场的日子:“前几年多亏有小千千在啊,不然你丢三落四根本没人收场嘛。”

  王俊凯翻页的手停了下来,他静坐在那里,像是在想着什么,最后以一个自嘲地笑容告终:“哦。”

  现在想想当初,都是一场又一场安排好的戏码。

  人生如戏,他王俊凯演了无数的角色,以为自己将现实和虚幻分的清明,谁晓得从一开始他的一切就是别人安排好的一场戏。

  至于所谓的喜欢,也不过是嗑药的副作用。只不过那药比较特别,是一只千年白狐的精气。

  对的,王俊凯,你压根就没喜欢过易烊千玺那家伙,不过是错觉一场。

  王俊凯侧身想拿过杯子喝水,不小心碰倒了放在一旁的盒子,盒子掉落在地上,一个被布条裹好的玻璃瓶滚了出来。

  “这什么?”王俊凯弯腰捡了起来。

  “那什么,你不是快过生日了吗,这是千玺从国外寄回来的生日礼物。我刚才还想着要跟你说来着。对了,信在盒子里。”

  王俊凯将缠在瓶子上的布条一圈圈解开,露出本来面貌。

  “都是些果干啊,看起来挺好吃的哎。估计是人工晾制的,好东西!”王源一看到铺了几层的果干就两眼发光,恨不得立马拿过来尝一尝。

  王俊凯没有说话。

  他认的这些果干,一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同易烊千玺靠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吃水果就是吃了一盘这种七色相拼的果干。后来易烊千玺说过,这是他亲手晾制的灵果干,灵气更为凝练,制作出来是要滋养王俊凯失去一滴精血的身子。

  王俊凯把瓶子放到桌子上,拾起盒子,在盒底找到了王源口中的信和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打开盒子,一只不过拇指长的小白狐模型卧在盒子里面,额间一点朱砂让王俊凯瞬间联想到了某人眉间的美人痣。

  王俊凯接着又打开了信,出乎他意料的是,信上只有四个字——生日快乐。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时间依旧波澜不惊地走着,王俊凯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易烊千玺也从国外回来,却第一时间跟公司提出要开巡回演唱会,这些年他和王俊凯最大的不同就是坚持隔年出唱片,如今积攒起来,也足够他来一场盛大的演唱会了。

  粉丝期待已久的合作再次搁浅。

  甚至两个人,一直都没碰过头。

  像是过去九年种种都是幻觉。

  从未有过什么最佳CP或者最佳拍档。

  倒是记者得了便宜,两人不合的报道满天飞,偏偏没有任何一方出来声明。时间久了,也就搁置了。

  科学证明二十一天可以让一个人养成一个习惯,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王俊凯却迟迟没能改掉找东西的习惯。

  不是不能改,是不想改。

  潜意识里他享受着每天早上四处寻找的行为,那曾经被他抱怨的举动其实也是他过去生活的小乐趣。

  只是现在,这个乐趣怎么找都没有了过去的味道。

  王俊凯还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那就是有事没事就看看自己以前的电影和电视剧。

  其实这么些年,除了刚开始愣头青的时候会激动地找自己出演的片子反过来复过去地看,之后很少再看自己演的东西。

  王源也是偶然发现王俊凯多了这个习惯,他倒是没多惊奇,只当是王俊凯的自恋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王俊凯对别人也的确是这么说的:“我要看看我这些年一直在长的颜值。”

  然而事实是,王俊凯总会暂停到有易烊千玺出现的画面,盯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出神。

  可念不可说。

  死鸭子嘴硬,王俊凯永远学不会坦诚面对自己。

  就像一开始是易烊千玺先捅破了窗户纸,而不是他王俊凯。

  可这也是他的习惯,刻入骨。

  这天王俊凯看到了《有妖》。

  这片子不长,最终只有十二集,特效做的不错,比起一些五毛钱特效好上不止一块钱。

  王俊凯看的认真,尤其是当易烊千玺变身为狐的场景,他倒回去反反复复看了几十遍,最后索性截下片段保存在手机里翻看。

  似幻的场景,似幻的人。

  王俊凯不合时宜地想,当初答应给易烊千玺精圌血的时候应该让他变个本体看看的,真是亏大了。

  这么想着,王俊凯取过一直放在床头的白狐模型,放在掌心里细细地看着。

  和那天晚上看到的白毛团很像,但神态不一样。

  楠楠说到底是没化形的幼狐,没吃过人间水深,眉宇干净,眼底清澈。

  而易烊千玺不一样,他在尘世间浮浮沉沉这么些年,眸里的纯透早就收敛到分毫不剩,只余一汪深潭。

  他周身的气息成熟沉稳,安静可靠,让人想要靠近。

  就像这狐狸额上的一抹朱砂,引得王俊凯想要轻吻上去。

  可他什么都没有做。

  笑话,他连易烊千玺真人都没亲过,怎么会去亲一只狐狸模型。

  弹了弹狐狸脑壳,王俊凯又把它放回了原处。

  正巧手机铃声响起,是王源打来的电话:“喂,王俊凯,等会儿我去接你,今天晚上可是小千千的演唱会你穿的隆重一点呀!”

  “知道了。”穿的隆重?他又不是嘉宾。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王俊凯翻身下床,打开衣柜开始找衣服:“之前K家私订的那套衣服放到哪里去了……”

  如果这是一个苏爽的故事,那么演唱会上易烊千玺应该会突然让坐在VIP座上的王俊凯起身,两人对唱情歌或者直接深情告白。

  然而现实是王俊凯坐在位子上听了一晚上的演唱会,然后招呼都没打就溜回了家。

  他得承认,自己首先是脑补过度,其次是胆怯了。

  王俊凯有想过演唱会后去找易烊千玺聊聊,稍微缓和一下关系。可是毕竟是他先开始的冷待,怎么也拉不下脸。更何况他怕易烊千玺真的是利用完了就彻底陌路。

  用力戳着小狐狸的尾巴,王俊凯表情晦暗。

  一整晚,他的视线都随着舞台上那个发光的人在转,即使口头上再怎么否认,心里也掩饰不住翻腾的喜悦与爱意。

  九年的相识相知,除却精气的相吸,更多的还是在相处中升腾的情感,做不了假。

  但王俊凯也清楚的知道,对于易烊千玺这个千年狐妖来说,自己不过匆匆过客,是漫长光阴里一枚用之即弃的棋子。

  得了吧王俊凯,狐妖怎么了,狐妖也扛不住你的魅力啊,自信一点。

  自信个鬼啊,千年狐狸阅人无数又不差我一个。

  你想想啊千年前你就跟他关系不错,他精气又在你身体里,肯定记你最深了。

  不是恨就不错了……

  心里左右两个小人打的欢,王俊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结果半夜时他又被吵醒了。

  迷迷瞪瞪睁开眼,王俊凯按亮台灯,结果看到一旁一团白毛球正抱着玻璃瓶子掏里面的果干吃。

  ……幻觉,一定是幻觉……

  幻觉个鬼啊?!

  王俊凯再次在三更时分打通了易烊千玺的电话。

  “赶紧把你弟弟领回家,不然就把他剥皮炖了!”

  

  “这个小鬼不是化形了吗?怎么还是这个鬼样子,而且竟然跑来偷吃的!”王俊凯试图拽过被楠楠紧紧搂在怀里的玻璃瓶。

  拍开想跟自家弟弟抢吃的的手,易烊千玺抱过比起之前大了一些的毛团:“他嫌人体现在太小不方便行动。”

  “那就能用狐狸的形态到处晃吗?!”

  “之前他一直在山里跟爷爷住,这次因为要来听我的演唱会就偷溜了出来。城市灵气稀薄,灵果凝聚了大量灵气,兽类嗅觉敏锐,他饿了来你这里找吃的也不奇怪。”易烊千玺语气平淡,像是在聊今天天气好晴朗这般的话题。

  “……”王俊凯告诉自己,不要跟一只幼狐计较。

  天可怜见,那瓶干果他自己都没舍得吃,想偷吃的王源都被他打了回去,结果这回被一个臭小鬼一口气吃了三分之一。

  “等我送他回去再给你送一瓶吧。这次十分抱歉。”易烊千玺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王俊凯伸手拽住了易烊千玺的衣角:“等等。”

  “还有事吗?”没有任何起伏的话语,是过去王俊凯听过无数次易烊千玺对着陌生人的语气。

  心揪了一下,王俊凯未经大脑的话就流了出来:“我想看看你的原形。”

  ……卧槽?!

  四目相对,脸上的神情一比一完全复制。

  “我原形太大了,屋里放不开。”好在易烊千玺反应迅速,从善如流地答道。

  “我知道,我是说跟你弟弟这样的迷你形态。”王俊凯收不回之前的话,只能顺着往下说。

  低头看了一眼吃得欢的楠楠,易烊千玺点头:“好吧。”

  没等王俊凯再说一句话,眼前的易烊千玺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雪白。

  王俊凯的喉头上下滑动了几回,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雪狐额间的一点朱砂。

  “好美……”

  不同于一旁更像是卖萌的大猫一般的楠楠,易烊千玺所化的白狐通体透着灵气,让人不忍亵圌渎,高贵而美丽。

  王俊凯的双手不可控地从额前滑落,摸向四肢和躯体柔软的白毛,最后摸了几把蓬松的狐尾才满意地收手。

 狐狸不会脸红,但狐狸耳朵已经染满晚霞。

  王俊凯全然没意识到自己耍了流圌氓,问出了自己好奇的事情:“你给我那个模型做什么?”

  “那是爷爷用我的毛发做的,上面有我的一缕精圌气,能够防止你被妖怪近身。毕竟你身上已经没有了隔绝源。”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狐狸说话,但王俊凯还是很新奇,一把抱起不大的白狐蹭来蹭去。

  易烊千玺整个人都不好了。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王俊凯蹭够了以后,吻在朱砂之上,轻声问:“千玺,你爱我吗?”

  这熟悉的对话是怎么回事?

 

-完-

 

(lof就跟抽了一样一直说我有敏感词……我改了半天,试发了无数次终于在最后一段找到了那个敏感词,简直超乎我的想象。让我冷静一会儿去。

中间看到各种奇怪的符号都是lof的锅!)



【√】

DAY.11写一个罪犯与被害者的故事


 30 Days about KJ 目录(←关于文章的一些想法在这里汇集)


 
评论(36)
热度(828)
  1. Strawcherry油炸食品旺旺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