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一日

%注%

1.时间线与现实不同,小凯的探班游,流水账

2.勿上升真人×3

 


愿你们岁岁年年,仍快乐如初。

 

 

初春的夜里,终归谈不上有几分温度,加上今年季节反常,数着指头看着日子是春没错,可身上这厚衣服脱了几回都没能脱成,最后还是紧裹在身上,恨不得把自个儿手脚脑袋全部缩进去,方能抵御从四面八方鼓动而来的寒流。

易烊千玺从舞室冲出来跑到停车场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大傻子靠在车边上努力将自己往小了变,见他过来又立马伸直手脚挺直腰背,脚下踩着油门冲过来,露出比周围灯光明亮数倍的笑容来:“千玺!”

得,一张嘴说话白汽都在唇边飘,就差没把冷字写在脸上。

易烊千玺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把他的口罩提上去挡住那刚刚唤过自己名字的嘴巴和通红鼻尖:“怎么不多穿点?”

想着要质问对方为什么大半夜跑过来,或者责备要提防记者,可这话过了舌头和牙齿,像是被刀削去外壳的菠萝肉,又酸又甜,哪还找得到初时在外嚣张的尖刺。

“穿破洞牛仔裤的人没资格说我哦。”王俊凯指着易烊千玺的膝盖反击。

“我待在室内!”易烊千玺说着转头,“避开些亮光处,我们快进去。”

王俊凯往下拽了把帽子,一张巴掌大的脸只留出视线紧紧追随身前人的眼睛。

两个人并肩前行目标太大,易烊千玺便走在前面引路。

城市郊区的深夜,只有风掠过屋檐时低微的呜咽,他能够清晰地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王俊凯走路素来轻快,倒真像是猫咪的肉垫,声音细不可闻。

可他却能听到,并在细微杂音中清晰地分辨出来。

嗒嗒、嗒嗒,自然而然于心里加上节奏。

易烊千玺并不是一个愿意走在前面的人,有时是因礼让,有时则是习惯使然。

和王俊凯走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落下半步距离,视线刚好能跨过那人肩膀,将侧脸画进自己心底。

可是王俊凯不喜欢易烊千玺这样,每当察觉到两人之间错开,他会往后伸手揽过幺弟:“跟上啊。”

后来他给过解释——“余光瞥不见你会焦虑”。

那时候易烊千玺没想过这句解释背后所深藏的含义。

他和王俊凯终归是不一样的,走在前面的时刻,和走在身后的感觉没什么不同。

先前可见其背影,此时可听其脚步,总归是在自己身边。这一认知便可令他心安。

在最难的日子里,王俊凯拉着他的手,郑重其事地开口:“大哥在,一直都在。”

易烊千玺看着不远处明亮的灯光,脸上不由自主带出了笑模样。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王俊凯如他自己所言,一直都在。

 

已是凌晨一点,舞室里仍有舞者在练舞,先前易烊千玺已经劝自己这边的摄影师和助理们去睡了,倒是不怕王俊凯被人拍到。

他推开门走进去,正对着镜子耍宝的韩宇第一个回头:“你回来了。”

“不是说接个朋友?”站在旁边的亮亮跟着问。

“啊,是。”

说着跟在身后的王俊凯便钻进屋里,反手将门扣上,拉下口罩跟尚在室内的舞者们打招呼:“你们好,我是王俊凯。”

“哇!”一阵惊呼。

周星夙并没有其他人那般惊讶,他是见过王俊凯的,不止一次,不算公众场合,私底下皆是对方来探易烊千玺班时见到的。

说实话他没有想到两个人关系那么好,好到在极度紧张的行程中也要腾出时间来看望彼此,甚至见缝插针地视频或通话,他陪易烊千玺练舞的时候撞见过许多回。

可能现在男孩子之间关系好的表现在于黏?周星夙在自我怀疑中下定论。

一番招呼后易烊千玺便和王俊凯坐在了角落里,静静看舞者们练舞。他答应了队员要陪他们,所以只能委屈王俊凯也来舞室待着。

“没事。”一边吸溜着吃面一边摇头,王俊凯全然不在意这一点,“我就是想见见你。”

话语间的直白让近处的亮亮不由多向这边看了几眼。

然而已经听习惯这些过于亲密无遮拦话语的易烊千玺没有感到任何奇怪之处,他拧开一瓶水递过去:“打个电话就好了,怎么还跑过来?你有通知助理他们吗?”

“说了。”王俊凯放下筷子接过水来,咕咚咕咚灌下去小半瓶,“这面好咸。”

“附近的外卖不太好吃,凑合一下吧,等会儿回酒店再叫点吃的。”

“没事,垫垫肚子就行。”天天跑通告吃盒饭,好的差的都往胃里面填过,在吃食方面谈不上讲究。

“你先斩后奏了吧?不然怎么可能放你开车跑夜路?”易烊千玺对王俊凯的“通知”表示怀疑。

王俊凯嘿嘿一笑,竖起一根食指晃了晃:“这叫成年人的智慧,你还是个孩子你不懂。”

易烊千玺拿这个真正三岁的人没辙,只好换个话题:“有假期?”

“一天空档,爸妈他们出门旅游了,加上太久没见你,所以就来了。”

“要是让粉丝撞见……”

“不会的。”王俊凯摆手,他临时决定的行程太急,整个团队都没反应过来,只要自己小心些,不会轻易被人发现。

他路上走的小心翼翼,尽力避开人群。但被易烊千玺带入舞室的时候却没有丝毫退避的想法,因为王俊凯知道,对方绝无可能将自己暴露在不安全的环境下。

他们之间的信任早已写在了骨子里,不需要再去重新确认。

易烊千玺找来热水倒进面里,王俊凯接过来吃完。

舞室被劈成两片天地,另一边音乐声人声在回荡,这一边却丝毫不受影响,两个人所聚起来的气场自成了一个小世界。

易烊千玺随手捻起君君带来的零食点心往嘴里放,双眼却是一直盯着身边在吃面的人看。

“真难吃啊,想吃重庆小面了。”王俊凯咂咂嘴,故作愁眉苦脸。

“趁这一天回趟重庆不就能吃到了?”易烊千玺推过去零食盒子。

“那怎么行?见你比较重要。”

恰巧又听到的亮亮这回直接皱起眉头,脚下的动作跟着慢了一拍。

“亮亮你干嘛?”回身正好撞上去的韩宇呲牙。

“没事。”亮亮挥手示意重来,刚要开始却听见自家队长接了话——“下次我去见你。”

他回头,却见少年望过来对其一笑,笑容坦荡灿烂。

易烊千玺从来不做刻意的掩饰,因他无畏无惧心里亮堂。

之后两人再说话的时候,无论多腻歪的内容,亮亮都当做没听见。

 

不想出门再撞见其他队伍里的人,易烊千玺送走队员后,又单独和王俊凯在舞室里待了一会儿,等胖虎过来接人。

跟最后走的蛇男和周星夙道别,他关上门,一转身却见王俊凯站在墙壁前仰头看着他的海报。

“有什么好看的?真人帅哥在这儿呢。”早就过了看自己的照片海报会害羞的年纪,易烊千玺走到王俊凯跟前,戳着脸给对方看,“你看,活的。”

“嗯,活的。”

是活蹦乱跳的易烊千玺,而不是手机屏幕里的触不可及。

王俊凯伸出手来,去戳他另一边脸上的梨涡。

他们私底下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愿意谈及工作,可当工作成为了生活,总归是逃不过这些话题,只能尽力捡着觉得有趣的小细节讲给对方听。

又接着吃夜宵时的话题聊了两句,王俊凯看着镜子里并肩习地靠在一起的两个人,突然举起手来:“易老师!”

“啊?”易烊千玺懵了一下。

“我想跟你学跳舞。”他说着去掏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钱包后尴尬地发现没有带现金,于是将手机放到易烊千玺跟前,“给你转账,十块钱。”

说完点下红包键。

“神经病啊你。”易烊千玺哭笑不得地看着对话框界面弹出来的红包图案,上书——“给易老师拜个晚年”。

“这年太晚了,拒收。”

王俊凯趁其不备伸手点了屏幕,红包打开显示黑体的“10.00”。

“你看这不是收了吗?收了我的钱就要认真教课。”

拿这个一本正经耍赖的人没辙,易烊千玺只好站起身来:“今天刚好学了点新动作,跳给你看吧。”

自然而流畅地跳起跟韩宇学的locking。

王俊凯站在他身后,专注地看其舞动的身影。

“怎么样?”易烊千玺跳完,转头问。

王俊凯摇头。

“不好吗?”

王俊凯又摇头。

“你摇摇乐?”

“我吸吸冻。”

“……不好笑。”

“没你的冷笑话冷。”

王俊凯开完玩笑,这才将话题拉回来:“我们很久没一起练舞了。”

易烊千玺正在捋自己晃乱的头发,闻言顿住:“是啊。”

“我很少在这么晚的时候看你练舞。”

“是。”

一起集训的日子里除非赶急,不然公司不会让他们练到太晚,毕竟白天有大把时间,无需占用夜晚的睡眠。

回想深夜练习的日子,多是在还有时间回舞社的那两年里,偶尔三两朋友陪同,更多则是孤身一人面对着镜子。

“你那时候不喜欢给我打电话。”王俊凯显然和易烊千玺想到了同一段时光。

当时其实已经熟悉了,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到底缺了什么,易烊千玺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大晚上的,一米八同学需要睡觉。”

“你一个人不无聊吗?”

“不会。”跳舞将大脑放空了,哪里顾得上无聊。

“可我很无聊。”王俊凯将易烊千玺跳舞前放到自己手里的手机递还给他,“你现在愿意给我打一个电话吗?我已经一米八了,不需要睡那么多觉了。”

易烊千玺看着已经被王俊凯调出来的通话界面,他选择了拨通来配合。

王俊凯手机屏幕上跳出了“玺”字。

他正要按下接听时,舞室的门被人推开——是胖虎。

“抱歉小凯,胖虎认为我们需要睡眠。”易烊千玺耸耸肩。

愤怒的王俊凯选择挂在了胖虎身上。

 

酒店门口常有蹲守的记者和粉丝,一行人轻车熟路找到专开的侧门溜进去。

另开一个房间是不可能的,好在早先没少一起睡一张床,两人都未有丝毫抗拒。

易烊千玺放某个坚持自己有洁癖不换衣服不上床的人先去洗澡,自己坐在沙发上翻看着舞蹈视频,他这两天都可以待在节目组,可以趁机多学些东西。

可看了几眼却有些许烦躁,只好关上视频,坐在那里发呆。

他想到王俊凯。

他们之间有着超乎常人的亲昵。

易烊千玺和这个世界有着距离感,这是别人的看法,看他眼里无悲无喜之时感触更深。

可他自己从来不会如此认为,王俊凯曾开玩笑地提起那些个外人的评价,说完凑过来蹭到他身上:“多好靠近啊。”

易烊千玺只是笑,迎合着王俊凯幼稚的行为。

他从来都不会抗拒这份亲近,或者说压根没有推开王俊凯这个人的想法。王俊凯属于这个世界,他和王俊凯没有距离。

易烊千玺摊开自己的手掌,看着掌心清晰的脉路,肌肤的纹理细微复杂,错综在一起画成人。人的心思和外表是一致的,繁芜成遥望无际的茂密森林。

他对王俊凯那些小心思,就是树木可以无限生长的根茎,在做掩盖的泥土之下相缠纠葛往深处延伸而去。

他惯用一致的眼神看对方,意图遮挡藏在心底鼓噪的热切。

春日的温暖并非没有降临,只是春风吹到了少年的心里,他才得以在寒冷的夜里对着歆慕的人笑出漫野的花来。

那王俊凯呢?他的想法呢?

“我好了。”王俊凯穿着睡袍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打哈欠,“好困。”

“你先睡吧,我很快就好。”

“我等你。”

易烊千玺走进浴室,王俊凯已经将新的浴巾和浴袍找出来放好。

他伸手抹开镜子上的大片白汽,看到自己一直上钩的嘴角。

不需要试探不需要猜测,他早已知道王俊凯的答案,所以从未有过担忧。

少年人的相爱,只需要快乐就好。

洗完澡出来,易烊千玺尽量放轻步子走到床边。

房间里只有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倒也能看清单手撑着自己的脸一下接一下打瞌睡点头的那人。

“你还真等啊。”

听到声音的王俊凯揉揉眼睛,改过自己刚才为了防睡着而刻意扭曲的怪异姿势,躺在被窝里冲他招手:“我说了等你就会等你。”

易烊千玺掀开被子躺在他身边,伸手关掉台灯:“我来了,睡觉吧。”

灯光熄灭。

厚实的窗帘没有让半分月色流入,室内顿时一片漆黑,睁大眼睛看对方的脸也只看到模糊的轮廓。

“……千玺。”

当视觉得不到满足时,听觉的敏感度便被无限放大,易烊千玺听到王俊凯叫自己的名字,耳朵突地烧起来。

有些痒。他抓着自己的耳朵想。

“我很想你。”

声音更近了,近在咫尺的呼吸扑上来。

易烊千玺歪头,两个人的脑袋贴靠在一起,被子下方手脚交缠。

“我也是。”

很想很想。

 

 

 

-完-



勉强算是520的贺文,那天有事原定的贺文写不完了,所以写篇短文放上来,之后再慢慢写吧。



 
评论(36)
热度(491)
  1. 可乐油炸食品旺旺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
  2. Strawcherry油炸食品旺旺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